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原來我一直弄錯了方向!?」三件你早該知道如何做好的人生選項

接連兩個週六,與我們【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12班的朋友一起進行了兩天的課程。除了學員的組成來自各個不同領域之外,這次還有人專程從緬甸飛回台灣來參加這個課程,真的相當特別。

這次是我們2019的第一梯思維班,雖然我們的報名盛況依舊相當熱烈,但早在今年年初,我們自己就召開了一次策略會議,會議內容很簡單,在【一談就贏】已經有超過400位學員參與之後,我們如何招來之後的400位學員?對我來說,過去三年來的努力,讓談判從一個冷門課程,到許多人都開始在講談判;我創立這個課程的初衷也很簡單,談判與許多人想像的大不相同,而談判可以用來解決許多不同面向的問題,我希望能有更多人不只能瞭解這一點,更能具體運用談判思維及技巧去解決更多問題,而不是從個人、公司、乃至整個國家都在虛耗。我個人能做的不多,但許多人加起來就能夠改變更多事情;要再找400位學員並不難,但我希望能有更多不同領域的人來參加,把影響力散佈到更遠的地方,而那才是我們的挑戰。


這次的12班有大量的醫護領域人才來參加,甚至包括我們第一次有獸醫來加入;除此之外,銀行、半導體設備、IC設計、軟體、傳產、貿易、……,不只成員來自不同行業,工程師、PM、業務等各種不同工作性質的參與者都有,甚至還有律師及教授加入我們,外加幾家公司的負責人也都來參加這個課程。之所以把這樣的學員組合分享給大家,不是想告訴大家,我們是個多麼了不起的課程,而是想讓更多人知道,其實許多不同領域及不同工作性質的人都會需要談判,而且也都能從0學起的把談判學好。

問問這些12班的朋友吧!從課前作業開始,他們之中有不只一位大喊根本不懂談判是什麼;或許不見得說出口,但我知道他們之中也有很多人並不見得習慣這樣的學習過程,但他們還是順利的完成了這兩天的課程,而且其中有些人已經開始展開他們在實際生活中的又一場談判。

老實說,即使你不想談判、或者你不想和不講道理的人談判,其實你都無法逃避生命中的每一場談判。很多人不把它視為談判,通常是因為自己根本沒機會跟對方談出一個起碼可以接受的結果,而只能聽天由命的任人宰割。

最近三個月來,我的部落格中除了報名預告外點閱數最高的一篇,就是去年最後一天發文的「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從我在布達佩斯的遊船體驗,來看擁有不只一種選項的重要及必要」這篇。對我自己來說,我在全世界起碼十個以上的國家做過類似的事情,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但許多讀者為我大聲喝采,覺得這樣「有種」的作為真不賴。其實,我想表達的並不是我自己有多「有種」,而是你我到底有沒有辦法擺平要找碴的惡霸,以及能不能解決各種不同的問題及困境。我在那篇中著重於事件本身的過程,而由於篇幅所限,我沒有寫到我自己當下的思考路徑;假如只是暴虎馮河,我好意思公開寫出來跟大家分享?但正如大家也都可以猜想得到的,我當然估算了事情萬一出了差錯之後的退路,而我們當然也都保持小心和警覺,因為安全當然還是至上。不過,作為一個在不同國家進出過警局、被FBI盤查過、甚至在紐奧良還被巡邏員警開車護送回家(由此可知我當時經過的是多麼危險的區域)的人來說,我並非鼓勵大家無故涉險,但我很想問各位,假如你在不同的環境遇到各種危急狀況而求助無門時,你真的知道該如何幫自己在當下就找出一條活路嗎?萬一你不是自己一個人,身邊有著小孩或其他需要保護的人,你又知道該做些什麼嗎?

談判並無法幫你解決所有問題,但對這輩子可能甚少接觸過談判的人來說,你或許該思考把談判也放進你的技能工具箱。而該如何學好談判呢?或許有點老王賣瓜,但我真的覺得自己設計的這個談判課程很不一樣;你當然也可以選擇其他的途徑去學談判,但且容我提醒兩點:(1) 萬一有人跟你說理性談判非理性談判該使用的方法並無二致,請找其他的人學;(2) 談判不可能只看幾本書就能學會,試著讓自己多些實務練習的機會。

至於針對這次主角的12班,我有下列三點建議想要送給各位。但即使你不是這次的學員、甚至你未來也未必會來上【一談就贏】的課程,我相信也可以給大家一些參考。

1. 衝突想要避免衝突,不代表你應該放棄衝突這個選項

在這一班的課前作業期,有許多參加這班的朋友表示,自己不喜歡面對衝突或對立的情境。看到這裡,你或許會想,又不是有M體質或受虐傾向,誰會喜歡衝突或對立?但是,當你以為這樣的想法或許理所當然時,你有沒有再深入問問自己,自己到底不喜歡衝突中的那些部分?到底是因為衝突的過程讓你難受、衝突會讓你自己覺得不喜歡自己的嘴臉、又或者是衝突過後的你老是傷痕累累?

假如是最後一個,你總是因為衝突後的結果並不理想,甚至不只是感覺很糟,而是實質上也造成許多損失,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對手就是知道你那麼不喜歡衝突與對立,甚至預測你一遇到衝突與對立、你就會馬上設定停損點的立即妥協,你覺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你從此的生活就會風平浪靜、不再發生衝突或對立嗎?很遺憾,根據我的經驗,我想你可能會遇到更多刻意製造衝突與對立的對手,因為他就是知道你不喜歡,也因為他知道你就是會妥協。

假如你因為想要避免衝突,結果卻因而遇上更多衝突,這會是你想要的嗎?

其次,你以為當我提到要知道該如何面對衝突,指的必然是對方聲音大我就更大、對方拳頭硬我就更硬的正面對立嗎?其實並不是的。

許多人對衝突的迷思之一,就是衝突一定是壞的。其實,衝突的本身非但不見得非用正面對立如互嗆或對法等作法處理,而且衝突甚至可能造成許多良性的結果,只要你能處置得宜。舉例來說,假如一家公司在同仁與同仁間、部門與部門間毫無衝突,表面上看起來相敬如賓,實際上可能是一攤死水;即使有問題,也沒人敢提出問題,更沒人敢要求引發問題的人做出改善。等到問題沒有解決而繼續延燒,到了一個無法收拾的地步時,公司搞不好也垮了,每個人都得回家吃自己。

許多人害怕衝突或對立,有可能是基於另外一個理由:你很害怕對手張牙舞爪的嘴臉,又或者是你難以面對情緒激動的狀態。

很慘的是,你以為自己害怕的是對方如此,但你其實更害怕發現自己在感到憤怒、挫折、及不平時也是如此。於是,你就喪失了一個正視對方的機會,也喪失了一個正視自己的機會。

假如我告訴你,只要是人,都會有趕到憤怒、挫折、和不平的時候,這會讓你好過些嗎?假如我再告訴你,很多人其實就是難以避免自己的失態和情緒激動,你還會認為他的張牙舞爪只是要為了讓你難堪嗎?

面對衝突和對立的其中一種作法,是與其逃避衝突的現場,不如讓自己試圖在衝突時更在乎對方的想法、感覺、及一言一行背後的動機。當你比對方更能掌握自己和對方雙邊的情況,你就更能有效的化解這些衝突。

因此,你到底是不喜歡衝突的場面,還是你因為自己無力化解衝突而只能選擇逃避?萬一是後者,假如你當時的環境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為你化解那場衝突,你覺得自己還有什麼其他選擇?

我要是你,我會強化自己化解衝突的能力;不只是冷漠以對或咆哮對嗆,試著讓自己更在乎對方的感受,找出雙方能夠繼續對話的空間,有時候也會使是一種選項。


2. 積極:積極不只是外放的展露,也可能會是更有企圖心的面面俱到

很多人以為「積極」等同於要讓別人看得到,而為了要讓別人看得到,當然非得大鳴大放不可。我自己年輕時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是初生之犢不畏虎,讓自己從犯錯中學習也是理所當然,沒想到這樣做當然會遭致許多批評;後來的我,試著讓自己比較低調,但還是被當時的業務部大主管好心的提醒我說,Alex,你還是too aggressive了」Aggressive雖然也可以翻成「積極」,但當我提醒一個人的積極度該提升時,我其實是希望這個人更proactive一些,也就是更正向的主動積極,而不見得是大鳴大放或是汲汲營營。

有企圖心是件好事,但假如你在一個不那麼充滿正面氛圍的環境,被人視為太有企圖心反而可能會造成同儕的反彈。假如你真的有成功的企圖心,就該把成功先擺在第一順位,而不是要在老闆或主管面前呈現「我很行」;講的更直白些,與其搶著出風頭,不如面面俱到的把每件事都辦妥,用成績來為自己說話

會不會事情成功了之後、反而有人來搶功呢?當然會。不過,現實的世界雖然不公平,但有一件事是很明確的:假如搶功的人也能做得和你一樣面面俱到,你也只有認命。你唯一出頭的機會,不是要比別人更會搶功,而是要比別人更加面面俱到且使命必達才行。

拿我自己來說吧,假如每個人都可以去那麼多國家把一項自己不熟的產品賣得有聲有色,也可以在五個不同的產業都做出一番成績,接下來還可以設計出一個談判課程從一開始就班班秒殺,我有什麼好說的?恐怕只能換一行謀生去了。但你以為我覺得自己這樣就很成功了嗎?我不只知道、我還親眼見識過,這個世界上有許多才能高我百倍的人,我只是很僥倖他們沒有來跟我搶同一碗飯吃,否則我只怕要混碗飯吃都難;所以,我只好繼續不斷的努力,試圖讓每一件事情都做到我能力所及的最好,而這才是我所指的積極

12班是個很想贏的一班,所以可能更需要這個建議:想贏,也要知道該如何才能立於不敗之地。重視細節,會是各位接下來最必要的功課之一。


3. 傾聽:不管是在這個部落格、又或是我自己在上不同課程時,傾聽的重要只怕已經講了上千遍也不只了吧!我甚至可以比較誇張點說,想要成為一個談判高手的話,其他的技能暫且不計,拜託請先把傾聽這件事做好,否則只怕終身無望。

每次的【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幾乎都會有一樣的狀況,差別只在於在這個兩天的課程中,他們在第二天是否會修正這個錯誤、以及修正了多少而已。而這個常見的錯誤是什麼呢?就是一直講、拚命講,好像談判時只要講得愈多、旁邊就會有人邊鼓掌邊發獎品一樣。

做為一個講師,我上課時非得講課不可;但我還是一直提醒大家,當我在談判時,其實不見得會一直開口啊!一直開口的好處到底是什麼?你的談判對手會因為你說得口條又好又流利,就當場拜倒的認輸嗎?我在全世界的談判實戰經驗不少,但像這種場景,我連夢裡都沒見過啊!

假如希望自己在實務談判中更能掌握主導權,與其一直講個不停,又或者是思考著怎麼樣的話術能一擊致勝(醒醒吧,沒有這種東西),有三項可以分享給大家的動作:

(1)  善用停頓和詢問;

(2)  掌握時間和節奏;

(3)  不管你有10分鐘、15分鐘、還是20分鐘,把這段時間設定一個個的截點,拆解成各個小段落,然後讓自己設法達成各個段落的目標

雖然我不是一個很希望把焦點放在話術上的老師,但藉由這一班的過程檢討,我也順便分享給大家一個幾乎每位都常常把情況弄擰的講法:「我知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恐怕小學生也知道,無論你前面講了再多好聽話,那個「但是」的後面才是重點,而且也才是你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而當這是一個正經的談判場合時,若是一方太常「但是」來又「但是」去,另一方不爆氣才怪。前面才說自己很不樂見衝突和對立的場面,但接著自己又常常用這種充滿「但是」「可是」的說法來引爆更多不必要的衝突,這不是很好笑嗎?

就直接給各位一個聽起來較好的修正版說法吧!「我瞭解您的意思。那您覺得有沒有可能……。」先認同對方,接著再聽起來像是在瞭解對方意思的基礎上,提出了另一項建議。即使這個建議的方向和對方原先的意思截然不同,你不覺得起碼會比前一種講法降低了更多衝突的可能?


避免衝突的作法,不見得是迴避衝突,而是學習更多降低衝突的方法和技巧。就像在拳擊場上,你想要不被對方揮拳擊倒,以為只要不被對方的拳頭打到就行嗎?你總要能先看清楚對方的拳頭,然後才能設法閃過被那一記重拳擊中啊!假如你只是因為害怕而看都不看,你覺得自己閃過那一擊的機會有多少?
 
衝突積極、和傾聽,不只這次上課的12班同學,希望每位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都能在三個面向上有著正確的認識和更出色的表現。

 

 

 
延伸閱讀之一:未必一帆風順,但卻依然能夠一談就贏──精準判斷 + 抗壓執行 = 談判力升級

延伸閱讀之二:心態比你想像的更重要:感謝【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八班,為我們證明了談判力可以在一天之內大躍進!

延伸閱讀之三:用不預期為生命帶來更多驚喜──由實際案例增進談判力的四大要點

延伸閱讀之四:你對遊戲規則的理解,原本就是決定勝負的關鍵──看《寒戰》學談判的不同收穫


 

2019年3月18日 星期一

一個訂書機的故事

最近有位年輕朋友來訪,相談甚歡之餘,我無意間講出一個故事。又有另外一些朋友輾轉聽到這件事、紛紛要求也要聽這個故事,我只好乾脆把它寫出來,但其實這或許是個在管理上有些政治不正確的故事。

這位朋友正打算轉換職場跑道,雖然過去的成績也相當不錯,但由於他正邁入30大關的年紀,我給他的建議只有兩個:(1) 給自己更多元的嘗試機會、(2) 讓自己得到更多能力發展和磨練的機會。

說來有些悲哀,因為到了一定的年紀和職位之後,除非你個人有訂立確切發展的時間表並嚴格執行,很多人即使看起來職銜、薪水、以及服務的公司名稱看來都很不錯,但其實公司多半是花錢「買」你的才能,而不見得真的會讓你有發展更多才能的機會;更坦白點說,對那家公司而言,你的存在目的是運用你既有的才幹去推展他們的事業,至於你本人是不是能日新又新的有著新技能上的收穫?很抱歉,那就是你自己的造化,不在公司的首要考量之列。

 
我現在是個經常到各大企業授課的講師,不時會看到有些被公司「要求」來上課的同仁總是意態闌珊,心裡總想著自己工作那麼忙、何不把上課的時間拿來讓自己多處理兩件公事也好?我雖然瞭解他們心裡在想著什麼,但總是不免為他們喟嘆:把握自己當下還是年輕的肝時期的歲月吧!只有這個時候,公司還願意投資在你們身上,因為他們也無從選擇,因為你們中的許多人不教還真的不會;到你們職位再高一些、經驗再足一些的時候,他們可能就真的不那麼願意給你更多學習的機會,因為公司要的是你的產出,產出不足的時候就乾脆淘汰,換另一批更新鮮、也更便宜的肝來試看看。我看過不少四十幾歲就中年失業的朋友,房貸和小孩的壓力讓他們喘不過氣來,但自己卻沒有再找另一份更好工作的本錢,你希望自己也落得這樣的下場嗎?你以為他們在工作上不夠盡心努力?他們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能力需要持續升級啊!當沒有一家公司願意要他們時,就算想去開家麵店賣牛肉麵好了,先別說你煮的牛肉麵夠不夠好吃了,你有找一個夠好的地點的本事嗎?你有開店管帳的技能嗎?遇到上門刁難的奧客時,你知道該怎麼處理嗎?當待在一家公司大樹底下好乘涼的時代過去時,你到底做好準備了嗎?

接著,我和那位年輕朋友聊到自己的職場發展。雖然我也是從基層一路做起,但後來的發展相較同年齡的朋友的確算是不錯的。我後來發現,有些人一直有種錯誤的解讀,認為「因為Alex做過亞洲區的主管,所以才對國際市場開發有深入的瞭解」、或「因為Alex當過幾千人公司的總經理,所以他對領導管理很有一套」;對當事人的我來說,聽到這種說法只有苦笑,因為這幾乎是種倒因為果的推論。

起碼就我個人的經歷來說,沒有公司會花那麼多錢,去跨領域的異業請個什麼都不懂的人來當高階主管,然後用在他身上賭一把的心態來「試一試」他可以做出什麼成績;你以為公司的風險只是付給我們的薪資、或在我們身上的開銷嗎?影響更鉅的是我們手上幾十億乃至幾百億的市場啊!世界上有多少公司會願意把上百億的市場在外人身上賭一把?

所以,我並不是到了那個位置之後,才去「學」自己不會的事情該怎麼處理;我必須要先有「處理」那些事情的本事,然後才會有人願意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自己的確可以發光發熱。

正如我在部落格的前一篇《驚奇隊長》所提到的,要讓自己發光發熱前文點此)。我們的確也必須等到一個讓自己足以發光發熱的機會,但我們不會突然就沒來由的有本事可以發光發熱,所以我們才需要自我覺醒;而在自我覺醒之前,往往是無數的堅持和不斷的累積

那麼,該從什麼地方開始累積起呢?往往就在你的日常工作中累積起,而且是從一些不起眼的小地方累積起。


也不曉得為何會與那位年輕朋友聊到這個,但我突然想起,自己年輕在基層時,有次開會,負責主持會議的主管在一開始準備發資料給大家時就發怒了。他大罵部門助理:「那麼多單張資料、要發給那麼多人,不會先把這些一份一份先訂起來嗎?」

那位助理嚇壞了,怯生生地說,「我馬上拿去訂......

早就因為會議延遲而不耐煩的主管打斷那位助理:「哪有時間等你再拿出去慢慢訂?把訂書機拿進來,我自己訂!」

助理一聽到主管這樣說,馬上三步併作兩步的衝出去找訂書機。沒一會兒,他就拿著兩支訂書機回到辦公室。

當他把訂書機一放到主管桌上,主管一看又氣炸了。「每份有幾十張要訂,你拿這種一般的小訂書機來,能訂多少張?這樣是要我怎麼訂!」

助理連忙道歉,並且說:「我馬上去拿大訂書機來,對不起,對不起......。」

等了一會兒,助理終於把更大台的訂書機拿來了。那位主管只差沒有把那台大訂書機從助理的手上搶過來,因為他實在不耐煩了。

「咚!」的一聲,那位主管把訂書機的出針孔狠狠的打在一疊文件上,但是卻沒有如他願的把文件訂了起來。

「混帳!會拿訂書機來,不知道要裝訂書針嗎?」

不待助理回應或道歉,那位主管突然生氣的把手上的訂書機扔了出去,直接砸在會議室另一邊的牆上,我們這些與會者還得急忙閃開,深怕被訂書機砸到頭。


看完這個故事,你以為我要説的是主管要有更大的度量、又或者是情緒控管能力真的很重要嗎?

或許是吧,但那並不是我當時提到那段往事的重點。

當時菜逼巴的我,正如在場的許多人一樣,其實只感覺嚇壞了,哪還有心情去審視好主管該有什麼樣的特質或條件?我之所以無意間想起這段潛藏在我記憶深處的這段往事,是因為當時的我只學會一個教訓:永遠要把訂書針裝進訂書機

是的,真的就是把訂書針裝進訂書機,只有那麼簡單。在我往後的生涯中,我其實也沒有做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就是永遠記得把訂書針裝進訂書機而已。

 
看到這裏,你或許會想,誰不會把訂書針裝進訂書機啊!可惜,我生平還不只遇過一次,有人不會把訂書針裝進訂書機後再拿給我。假如你還不覺得這也什麼了不起,想想我剛剛提到的那個主管怒扔訂書機的場景,台下除了我、其實還有許多人啊,但當時的每個人都和我得出了一樣的結論了嗎?我想未必。其或許有超過一半的人,只在暗罵主管怎麼會這麼暴虐無道,另外恐怕又有一部分的人,只在慶幸倒楣鬼不是自己而對挨罵的助理幸災樂禍;有多少人得出對自己未來該做些什麼的結論呢?只怕少之又少。

我並不覺得主管做得很對,但對我來說,我很難控制包括主管在內的許多外部因素,而我最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無論當下發生了什麼問題,總先認為與自己無關,或許是多數人自然而然的一種防衛機制。但無論和自己有沒有關係、甚至是不是自己造成的,只要問題還存在那裏,那就還是沒有解決;我們只需要認為與自己無關,問題就會自動解決嗎?又或者,我們只要在第一時間高喊與我無關,問題延燒時就會自動繞過我們、而只會燒到別人?若是這樣想,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我也不見得那麼有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胸懷,但我認為,萬一我不能從每天的每一件事都學到一些教訓,自己的成長一定很慢。難不成我一定要自己大禍臨頭時才能學會教訓嗎?還是我應該永遠都記得該把訂書針放進訂書機?對我來說,後者顯然是一件更加刻不容緩的事。於是,我不只學會了「應該」要把訂書針放進訂書機,而且我試著要求自己「每次」都能把訂書針放進訂書機,並且認真檢討自己在工作上每一個應該做到、但卻做得不夠好的錯誤。


當我在一家消費性產品公司任職時,我們從一家和當時的市場龍頭有顯著差距的小公司、成功把另一家知名品牌從市場領先的寶座上拉下來,接著更大幅超越所有的市場競爭者。我眼見那家人多錢也多的知名品牌從難以置信、到請來大牌明星猛打電視廣告的拚命反擊,企圖奪回市場領先者的寶座,但卻徒勞無功。我們真有什麼了不起而同業完全難以望其項背的市場策略?其實只是靠每一點一滴都不放棄的執行力而已。當對方還在寫大方針、大戰略時,我們很認真地用更少的錢及更少的人力,搭配了每個合作對象或甚至我們許多自己人都高喊不合理的鉅細靡遺及持續精進,最後成功打下了一片江山。而我自己不但很榮幸的參與了這個過程,而且接下來在不只一間的不同公司也複製了這樣的成功模式,而且也打下了不只是台灣的許多不同國家及不同市場。

因此,對我來說,我實在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一家公司的老闆可以大談趨勢與許多經營的道理,自己公司的會議室卻得花上兩個月都無法把壁紙全換掉?我也無法想像,怎麼會有一個人對自己掛名主辦的活動形容得多麼感動人心,結果就連自己邀來的講者都覺得嘔的半死?我更怎麼想也想不到,怎麼會有人能安排一個接送晚了近五個小時,而在向因而午夜12點才回到家的接送對象說自己之後一定要來專程道歉時,之後卻等了幾個月都不聞不問?至於那些閒閒沒事幹而老是道人是非的傢伙,就更不用說了。


我自己也並不完美,但我卻很計較;我計較的通常不是別人,而是計較自己為什麼做的那麼不好。當我看到上面那些實在不敢恭維的人時,我先想的通常是自己到底還有沒有哪些地方做的那麼不入流。人都會犯錯,但請從犯錯中學習,讓自己更好。就拿道歉這件事來說吧,我在擔任知名公司總經理的時候曾經對一般消費者做過,我到了今天也還這樣做,所以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有些人連道歉都不懂?我不知道這些人的人格是否有什麼問題,但我確信這些人一定欠缺了某些能力,一種會把訂書針放進訂書機的能力。

假如你現在也想精進自己,讓自己為未來做好準備,你可能會從許多其他人身上聽到許多炫目的趨勢或熱血的行動力,但我本人及這個部落格不會講那麼多花俏的招數,我只希望有更多人學會每次都把訂書針放進訂書機裏,而且一次也不要忘記。

當然,萬一你能有不用把訂書機扔到牆上就能讓你帶領的團隊成員理解這個道理的做法,那就更功德無量了。




延伸閱讀之一:從安海瑟薇的《驚濤佈局》(Serenity)看職場生涯的安排與選擇

延伸閱讀之二:忘掉策略性思考吧!掌握現場,也是高階主管不該迴避的天職

延伸閱讀之三:讓團隊走得更快又更遠第五招──學會重視成果的3個階段和4種對象

延伸閱讀之四:《最黑暗的時刻》(Darkest Hour)──這個世界不需要更多道德完美的偶像,但你我卻需要更多不計毀譽、不計代價而能堅持到底的承擔和勇氣





 

2019年3月15日 星期五

《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力量不是來自給予,而是來自於自我覺醒

打著「復仇者聯盟最強英雄」的名號,再加上大家都預測她就會是在一個多月後即將上演的《復仇者聯盟4》中對抗薩諾斯的關鍵,《驚奇隊長》這部漫威超級英雄片的上映,幾乎是篤定寫下票房佳績的一擊。而這部電影也不負眾望,上演不到一週,在全球就寫下了接近五億美金的票房佳績。把《驚奇隊長》和《復仇者聯盟4》放在相距不到兩個月的檔期,兩者相互拉抬並連結著非凡氣勢,就是要把十年來的漫威宇宙影迷鎖住成不得不看;而且即使你還不熟悉什麼是漫威電影宇宙(到底還有多少這種人呢?),漫威也想鋪天蓋地的連同暑假檔的《蜘蛛人2》來擄獲不同世代影迷的心。在這樣的攻勢下,要叫其他也主打商業大片的電影公司要如何招架呢?

 
那麼,作為一個關鍵超級英雄的起源電影,《驚奇隊長》好看嗎?雖然不得不看、而且片中還有很多亮點,但我覺得,要期待漫威再生出一部打開一整個時代的《鋼鐵人》實在太難了,而且不要被整個漫威電影宇宙的豐功偉業所迷惑了,同樣都是首部單一英雄角色的個人電影,《雷神索爾》的第一集並不成功,《美國隊長》和《蟻人》的第一集雖然不那麼糟、但票房也不給力。或許你會想到那部讓黑人超級英雄揚眉吐氣的《黑豹》,但當漫威把《驚奇隊長》的導演筒交給兩位之前以獨立影片見長的導演時,這樣的電影或許更能言之有物或意在言外,但對一部強調聲光效果的娛樂大片來說,我不覺得《驚奇隊長》會是漫威宇宙中特別讓人驚奇的一部,即使票房數字絕對可以把我打臉,但我還是想要坦承的說出我的想法,那就是這個票房數字可能更能反映出一次成功的行銷操作,而不是電影本身真的如此超凡入聖。

這代表我那麼不喜歡這部電影嗎?相反的,我覺得這部電影在某些部分還蠻溫馨的,而且很有值得一書的延伸意涵,後者也正是我為什麼要提筆寫下這一篇的主要原因。

就前一點來說,首先該看的就是要代表漫威打造女力崛起形象的布麗拉森。老實說,相較於性感型的黑寡婦和緋紅女巫來說,穿上緊身衣的布麗拉森並不是如此美艷絕倫,而這也是一個好的選擇,因為找來以《不存在的房間》勇奪奧斯卡影后的布麗拉森,原本就是要來飾演個打破傳統女性枷鎖的女戰士,而我覺得這個選角很難再做第二人想。在成為驚奇隊長的卡蘿丹佛斯,整個人呈現的也就是「強悍」二字;但這個角色只有強悍而已嗎?當少數鏡頭帶到布麗拉森的淺淺一笑時,卻又會讓人感覺俏皮又可愛的慧黠。而驚奇隊長和當年還沒當上神盾局局長的尼克福瑞,更是演出一個好不山繆傑克森的角色,但愛玩貓的他卻也難得地極為討喜;他和布麗拉森之間一搭一唱的互動,更讓人完全忘記他們倆其實之前也在《金剛:骷髏島》合作過,因為給人的感覺太逗趣而太不一樣了!當然,假如你也是貓奴一族的話,也千萬別錯過這部橘貓「呆頭鵝」可能比許多人類角色更搶眼的《驚奇隊長》,見識一下原來弗萊肯(我想那不是一個貓的品種)戰力如此驚人的電影詮釋。
 

至於後面那一點提到的延伸意涵,我覺得甚至比這部電影的娛樂效果更值得一提。具體來說,讓我領悟到了一個公式、外加複習了一個定律

1. 自我覺醒(Self-Awakening。整部電影若要一言以蔽之,就是失去記憶的卡蘿丹佛斯自我追尋之旅。在電影一開始,連自己原來的名字和過去都不復記憶的卡蘿,是一個克里人戰士,身負阻止另一外星種族史克魯爾人侵略不同星球的使命。然而,她的記憶中卻經常出現一些莫名的片段,讓她相當困擾。

裘德洛飾演的楊羅格是克里人星際部隊的隊長,而他也是卡蘿的導師,負責卡蘿的訓練。而他對卡蘿的要求,則讓我們想起在《星際大戰》前傳三部曲中的歐比王和安納金,因為楊羅格要求卡蘿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和直覺,一切得冷靜的憑著理智來做出「最好」的決定。

寫這部電影很難不劇透,但之後意外來到地球的卡蘿,這才發現自己原來是不折不扣的地球人,只是體質在被邁威爾博士根據宇宙魔方所研發的光速引擎改變、又經過克里人楊羅格輸血來賦予能力並洗掉原先的記憶後,讓她以為自己就是一個克里人戰士。


正如許多超級英雄電影一樣,英雄需要經過種種挑戰和磨難,然後才會找到自己的英雄使命。凡人之所以仰望英雄,不見得是為了他的神力所折服,而是因為認同他所做出的選擇

那麼,所謂的自我覺醒公式又是什麼呢?以《驚奇隊長》這部片子來說,我看到的是:

自我覺醒 = 一次又一次的堅持不放棄 + 自我認同 + 不被既有框架侷限

威震宇宙的驚奇隊長卡蘿丹佛斯,不只在本來就非我族類中的克里人中格格不入,其實當她探索自己在地球上的生命點滴時,才發現她自小就是個連父母都未必支持的女孩,只因為她太好強、不想做個凡事只會照別人說「女孩子就應該如何如何」的乖乖牌,於是她一次又一次的跌倒,也一次又一次的被人看輕並冷嘲熱諷。

許多人把《驚奇隊長》當成一部單純的科幻動作片來看,也有人帶著一些想要宣揚女性主義或性別平等的意識來看這部電影,但就我自己來說,我會把它當成一部追尋自我認同的電影來看,而且我覺得這部片子在這一點上做得格外成功。她,就是卡蘿丹佛斯,是一位女性,也是一個地球人。沒有別人可以告訴她,她應該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因為她是誰是由她自己定義的。

克里人對覺醒的卡蘿說,放棄掙扎吧,因為她的力量其實是由克里人賜予的,而可以被給予的,當然也可以被拿回去;後來的一幕是全片最讓我感動的一幕,因為卡蘿的腦海中再度浮現那些回憶片段:小卡蘿不斷地被擊倒、被嘲笑、被否定,但她想起了後面的片段,也就是自己從來不放棄的繼續站了起來。於是,她擺脫了自己的枷鎖,不再被別人的框架或想法左右,並且找出自己最強大的力量──不是光子威能,而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堅持不放棄。包括自己的父母在內,當所有人都告訴她說,她無法成為駕駛飛機的飛行員,她不但用自己的努力證明自己就是做得到,而且還更進一步的翱翔在宇宙之中


其實,不管你是女性或是男性,不管你的人生是不是看來沒有別人生而俱有的光環,你都有機會讓自己發光發熱,只要你能成功的自我覺醒。

自我覺醒看來那麼虛無飄渺的名詞,居然透過這樣一部娛樂大片而能讓我們有所啟發,真的出乎我意料之外。

在我自己成長的過程中,曾經有一段日子,我每天都覺得自卑,因為我可能沒有一個良好的家庭環境,而且周遭的同學不只毫不留情的嘲笑我,甚至無情的加以挑釁推打。我想選擇默默忍受,但許多人卻沒有給我這個選項,所以我犯了許多錯;即使我後來慢慢成長,我也經常覺得不甘,認為命運對我並不公平。到了一個新的環境,我甚至極力想要掩飾自己的出身,因為我深怕被別人看不起。

不知道哪一天,我終於想通了。這個世界並不公平,每個角落都可能充滿自私或無知的惡霸,但無論我自認為我自己有多麼的不堪,但還是有人會因為單純的我自己而喜歡我這個人。我不需要去討好任何人,但我不應該放棄讓自己變得更好。

我永遠記得,在我小學的時候,我有整整一個學期都不知道跳箱該怎麼樣才能成功跳過去;包括老師在內,大家只會在那取笑我。當時的我只想挖個洞讓自己把頭埋進去,因為我難以忍受大家的嘲笑。但是,我能夠逃避而不去上體育課嗎?顯然不行。我該怎麼辦呢?我只能趁別人看不到的時候,一遍又一遍的偷偷練習。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了,原來我用力的姿勢完全不對,手不是拿來支撐的、而是讓自己跳躍時的重心得以改變的;知道了訣竅之後,困擾了我一個學期的跳箱,就這樣輕易過關了。我可以抱怨老師不去認真調整我的姿勢,也可以大罵會嘲笑我的同學真是毫無同情心,但關鍵其實不在於別人怎麼想,而在於我能不能發現其中的問題並找出克服的方法。

這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件小事,但卻對我往後的生命影響很大。

對了,當我提到「一次又一次的被擊倒而又站起來」時,對很多人來說可能只是形容詞,但我真的有過這樣的生命經歷,是被人一次又一次的打倒在地,即使我已經混身流血受傷,對方還必須要踩著我的頭、才能阻止我繼續站起來,所以我對自我覺醒公式中的這一點的確感觸很深。

我為什麼選擇把這樣的不堪經歷寫出來?因為這就是自我覺醒的一部份。我就是我,我無法否認自己的過去,我只能勇敢走出屬於自己的未來。在某些人眼中,或許覺得我過得很成功、也或許有些人覺得這沒什麼了不起、也可能有些人認為這些不過是誇大渲染的故事……但其實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自己又知不知道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有著什麼樣的優點或缺點。


在《驚奇隊長》的片尾,楊羅格想要激卡蘿不使用光子威能而用徒手肉搏與他對打,但接下來卡蘿爽快地用光子威能把楊羅格一擊打飛,並且帥氣的留下一句,「我不需要向你證明些什麼。」

我們其實都不需要向別人證明些什麼,而只需要讓自己發光發熱。


2. 凡事皆有兩面(2 Sides to every story。這是一個我在自己的【一談就贏】課程也經常提醒大家的:每個人告訴你的說法,其實也就只是他的說法,通常都只是單一主觀的部分事實。萬一你只根據這個說法做出判斷,你肯定常常會遇到很大的問題。

我常聽到的回答是,「他沒有必要騙我啊,」或是「我相信他不是個會騙人的人」。殊不知,這就是最大的謬誤;對方並不需要因為自己有意騙你、才告訴你一個不完整的事實,而是對方可能根本不清楚自己原本知道的是否屬於完整的事實。當有人言之鑿鑿地告訴你一件事時,請問你有多少次問過他消息來源是什麼?又或者只是更單純的問他是何時聽到或何時知道的呢?假如連這些都不知道,你覺得自己能相信的部份有多少?

這還只是對方根本不清楚事實的情況喔,更不要說對方有意識的說謊了。假如你覺得「說謊」兩個字有如滔天大罪般的刺耳,那我換成「帶風向」的話,會讓你更能接受嗎?

你或許無法辨別有些人是否會斷章取義或倒因為果,但你可以讓自己先想想,為什麼對方會說出這些話?我也知道很多故事或八卦啊,但我寧可在自己的部落格多說點自己的感想或故事,我也不會經常去說些別人的故事啊!因此,尤其是有個人從他的嘴巴中吐出一個對別人指名道姓的所謂「事實」時,別急著先去論斷是非,而先想想:為什麼這個人要對另一個人指三道四呢?這個人和他口中那個人,兩方又有著什麼樣的利益關係呢?想的深入些,自己就不容易被眼前的所謂「事實」迷惑,因為任何事情就像硬幣一樣總有兩面


就《驚奇隊長》來說,卡蘿原本完全相信克里人的說法、甚至覺得自己就是克里人的一員,要以消滅宇宙禍源史克魯爾人為己任。但她後來發現,史克魯爾人原來和她想的很不一樣,而自己甚至不是克里人、克里人也只把她當作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

我真的蠻佩服漫威在這一點上的改編,既保留了漫畫的許多重要元素,但卻把史克魯爾人的角色完全轉邪為正,不至於照本宣科而讓許多漫畫迷大感意外,也同時延伸了未來漫威系列電影的更多發展可能。光是(有些)史克魯爾人可能是站在復仇者聯盟同一邊的這種設定,就能讓之後許多漫威電影的劇情走向大不相同。把卡蘿的導師從裘德洛飾演的楊羅格改為好久不見的安妮特班寧所飾演的邁威爾博士,也能讓《驚奇隊長》所要表彰的女性英雄顯得更順理成章了一些。

我特別喜歡的另外一點是,凡是一個種族、或一個星球,就一定代表立場上的同一邊嗎?來地球後化名為勞森而協助發展天馬計畫的邁威爾博士,真實身分其實是個克里人,但她卻意識到克里人意圖消滅史克魯爾人的不義,而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來保護不同族類的史克魯爾人。其實,就算換了我們地球人也一樣,每個地球人都有相同的立場或擁護同樣的主張,當然不是;別說整個地球了,換到整個台灣、整個台北市或任何其他城市、或甚至我們住的整個社區,其中的每個人都會有相同的主張嗎?又或者更武斷一點說,我們每個人都必然是好人、或必然是壞人嗎?我想多數人都應該不這麼認為。所以,當現在有很多人「逢X必反」或「逢X必挺」,我個人其實都覺得很可笑,無論你支持的是哪一邊,我都覺得你其實是個愚民。我自己也一定對許多主張有所好惡,但我也不會只因為另外一個人和我支持完全相反的主張、就覺得對方肯定是個王八蛋。凡事都有兩面,萬一你相信任何人會是每句話都是錯的萬惡惡魔黨,你可能還讓自己一直活在當初科學小飛俠當紅的那個時代。


就從我最擅長的談判來說吧,我們會希望帶給大家的觀念是,假如凡事起碼都有兩面,而所牽扯的不同利益愈來愈多邊時,那就凡事都多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看看吧!假如一件事情有正反兩方,除了瞭解正反兩方的動機、陳述、和影響之外,試著起碼再從多一方的角度來看看整件事情,然後你就會找出雙方可能彼此看不見的地方,也因此說不定就會找出一個原來想不出來的解決之道。

除了從多重角度來思考之外,另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過濾情報,讓你去除外殼包裝的瞭解更為純粹的事實是什麼。在【一談就贏】的課程中,我們會要求大家在蒐集情報後務必進行這個動作,因為沒有經過過濾的情報或資訊,只是會造成你錯誤的行動而可能導致更糟後果而已,百害而無一利。該怎麼做呢?我在之前也寫過一篇用來檢驗過濾的CRAG「峭壁分析法」(前文點此),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參考。

凡事都有兩面,而且未必是正反兩面,只是事件的兩造通常會對同一件事情有著不同的看法或不同的記憶。看完《驚奇隊長》之後,想必你之後就更能提醒自己:萬一連貓都其實不是貓了,你真的以為自己聽到或看到的事實,會是唯一而且全部的事實嗎?不妨再想一想,三思而後行。

 

一個公式 + 一個定律,這是我看完《驚奇隊長》後的另外兩個重要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