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9日 星期五

從哈登和字母哥的MVP競逐,到韋德與諾威斯基的雙雙告別NBA

最近NBA季後賽開打,對NBA球迷來說,應該是相當幸福的時刻。因為有愈來愈多的人認為,例行賽已經到了一種可看可不看的境地,加上近幾年開始不少球隊以重建為由開始擺爛的風格,為了來年的選秀權而棄例行賽戰績於不顧的做法,的確連我這種老球迷都開始覺得,為什麼自己要把時間浪費在連球隊自己都不顧戰績的例行賽呢?

然而,今年的例行賽很不一樣。因為就在賽季的結尾,我們面對了兩位傳奇球星的告別,一位是熱火的韋德,另一位則是小牛的諾威斯基。當韋德在自己生涯的最後一場NBA比賽時拿下16年來第5次大三元,諾威斯基也在最後一場NBA比賽時拿下2010籃板的成績,過去近廿年來有在認真關注NBA的球迷們,可能都會像我一樣想要流淚。可惜小牛和熱火都無法晉級季後賽,尤其是韋德在的熱火,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能再度挺進季後賽了,讓從韋德大學時期就開始看他打球我十分難過,因為我真的希望能再看他多打幾場比賽,可惜人生總是有許多遺憾,兩位NBA傳奇的最後一個球季就這樣結束了。

除了哪支球隊能在季後賽高奏凱歌之外,另一個大家或許也很關心的重點,就是本季的MVP誰屬。雖然理論上來說,MVP會以例行賽的表現來論斷,但過往有許多球季也證明,萬一MVP的熱門候選人在季後賽的表現虎頭蛇尾,搞不好就會跟這個大獎說拜拜。

 
本季最熱門的MVP候選人有兩位,一位是火箭的大鬍子哈登,另一位則是公鹿的字母哥安戴托昆波。只看個人數據的話,這個獎項應該給去年也勇奪MVP的哈登;不僅他以平均36.1分成為本季的NBA得分王(排名第二的喬治平均只有28分),他動不動就拿下50分大三元等多項破紀錄的神鬼般數據也讓他笑傲群雄。安戴托昆波的27.7分、12.5籃板、5.9助攻、1.5火鍋、1.3超截這種全能數據當然也很驚人,但若單以個人數據來說,他其實是比不上哈登的;那為什麼這次的MVP競爭還那麼激烈呢?因為安戴托昆波當家的公鹿隊今年拿下全NBA例行賽戰績第一,而且是全聯盟今年唯一拿下60勝的隊伍。別說以西區第四名挺進季後賽的火箭隊了,就連總冠軍大熱門的勇士隊也瞠乎其後。最有價值球員會以個人數據來決定,還是以一個球員對所屬球隊的影響來決斷?由於媽祖沒有托夢告訴我答案,所以我也不確定結果如何,但這也就是今年的MVP角逐有看頭的地方。


我自己今年看的例行賽場次不夠多,不過若以季後賽首輪的第一場和第二場來說,雖然公鹿和火箭都是大勝,但從我個人的觀點來看,我其實還是比較喜歡字母哥不那麼符合現代潮流的球風;靠著他驚人的體能,每每突破對手的防守就直接把球爆扣進籃框,甚至在實戰中都能甩開對手的防守、而演出幾乎是罰球線起跳的飛身灌籃,真的讓人一看就血脈賁張,對手的氣勢也徹底被他這種不合理的飛跳壓了下去。反觀哈登,沒有不敬之意,我當然知道他一手扛起了今年在上半季少兵缺將的火箭,我也知道他從得分到傳球都是NBA一等一的人才,我甚至不會拿「想想看喬丹在當今這種規則下能拿幾分」的說法來質疑哈登破紀錄的純度,但我只是從自己對比賽精彩度的角度來說,我真的不見得那麼喜歡每場比賽都只在看哈登製造犯規的能力;對我來說,製造犯規當然有助於增加得分,讓對手因為擔心犯規而無從防守起,當然也能增加自己在三分線外投進致勝一球、或是轉為傳球給隊友在底角投進三分的機會,但我個人真的還蠻老派的更喜歡看安戴托昆波殺進殺出的爆裂球風。即使安戴托昆波本季無緣MVP、小市場的公鹿也無緣冠軍,我還是會希望被稱為希臘怪物的字母哥有朝一日會拿下MVP,也希望有一天公鹿能在相隔近50年後再度拿下冠軍。


從本季的NBA例行賽到目前已經進行的季後賽,最讓我有所感的包括以下四點,而這四點的影響所及,或許不只能應用在球場上而已。

1. 教練功力:今年的公鹿在球員陣容並無太大變化的情況下,一舉躍升成為全NBA戰績第一的勁旅,今年上任的總教練布登霍澤功不可沒。


出身馬刺體系的布登霍澤,當年一到老鷹擔任總教練,馬上就把老鷹打造成一支強隊,最好的那一年戰績,正好也是60勝;之後的老鷹卻無法再創顛峰,在明星球員紛紛出走的情況下,布登霍澤再也無法化腐朽為神奇。老鷹宣布進入重建,但也不想留下這位顯然很有兩把刷子的總教練;但是有真材實料的人才果然不愁沒人要,這邊老鷹才剛放手、另一頭的公鹿馬上倒屣相迎。結果如何呢?不僅公鹿馬上翻身成為聯盟戰績第一的當紅炸子雞,布登霍澤本人也很可能再為自己贏下另一座年度最佳教練。

不只布登霍澤,本季的季後賽隊伍中,直到球季結束前才有驚無險地贏得季後賽席次的魔術及活塞,也都是換了教練之後就福星高照的另兩個例子。

以五成勝率而以東區第八晉級的活塞(是的,它的晉級擠掉的就是韋德的熱火),過去10年只有兩度晉級季後賽,而且兩次都是難堪的被0:4橫掃而在第一輪就出局。也多虧了暴龍想要換個手氣,居然把去年剛拿下年度最佳教練的凱西就這樣火掉了,所以問題一堆的活塞才撿到了這個昔日屢屢讓暴龍拿下東區第一的總教練;而凱西也果然有兩把刷子,雖然一路上搖搖擺擺,但還是讓活塞就這樣打進了季後賽。

魔術就更玄了,在本季剛開打時,大概沒有多少人認為他們能闖進季後賽。不但陣容殘缺、控球都被認為是拿來墊檔用的,之前這支球隊也已經有長達6季沒有打入季後賽了。

在主力陣容沒有太大變化的情況下,本季接手的總教練克利夫德不但跌破眼鏡的把魔術隊帶入了睽違6年的季後賽,還把中鋒佛契維奇調教成入選明星賽的明星中鋒。

有別於布登霍澤和凱西,克利夫德雖然也是一失業即獲得另一個就業機會,但他之前在擔任黃蜂隊總教練時,其實並沒有那麼顯赫的戰績,而他在去年球季被開除時,也是為了球隊戰績不振而下台,比較不像凱西和布登霍澤是為了換個手氣或重塑文化等球隊在文化(還是辦公室政治?)方面的考量;但到了魔術隊之後,克利夫德顯然不是只想還有個總教練可當就好,而真的想要讓球隊因為自己而變得更好來證明自己的實力。而以魔術隊起碼就今年這一季的成績來說,克利夫德給人的評價顯然有效的提升了。


就像很多人看電影是衝著明星進場、但其實一部電影的好壞更攸關於導演是誰一樣,NBA一直在製造球星、因為許多觀眾是衝著球星才買票進場或打開電視看球,但其實教練的良窳不但會直接影響球隊戰績的好壞,更會讓有天分的球員打得愈來愈好而成為一代球星。

不只球場上如此,許多公司經營也常以教練式領導作為一個方向。而什麼樣的領導才是一個好教練?我認為有以下三點:

(1)  讓他的球員樂於為他效命;

(2)  比任何人都相信自己的球隊會贏;

(3)  也因此,他會找出一切可行的方法,來讓球隊獲得勝利。

轉換到公司領導上,又該如何做呢?

我自己在許多公司任職時,經常面臨到公司不夠大、資源也不夠的窘境,但後來我們都能做到業界第一。簡單說,在我半數以上的職場生涯中,起碼在我一開始加入的那時候,我們無法靠著優渥的待遇來獎勵我們的同仁,而我們的工作也因為競爭激烈、加上我們又得苦苦追趕市場領先者,所以我們的工作內容當然絕不輕鬆。在這種情況下,誰願意為公司賣命呢?誰又願意聽像我這樣一個才剛加入、而又沒有多少相關業界經驗的毛頭小子的話呢?

當時的我其實也沒有一個答案,只知道絞盡腦汁的盡量努力去做。你認為我很有自信或膽識嗎?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我,多半時候只看得到自己的缺點和做得不足的地方;舉例來說,我大概從來就不是一個很會激勵同仁的主管,我在工作上也未必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過了那麼多年之後,當我回想起自己最早第一次被指派當個小主管的經歷時,我自己也感到好奇,當時比我有經驗而又都很優秀的前輩那麼多,老闆為何要那麼早就給我那個升遷機會呢?即使我很努力,但每位同事也都很努力啊!

我那時的老闆從未給我一個答案,當隨著我自己後來的職場經歷愈來愈豐富,我逐漸發現了一個可能:作為一個要撰寫報導的記者,我在報導上的寫作功力可能有我自己的極限;然而,也不知道從何而來,我卻有讓別人的報導及文字寫得更好的能力。不只在這份工作上而已,我後來發現,自己未必多才多藝,我在很多事情上都不在行,但那卻不妨礙我讓別人更好的能力。

最近和女兒去游泳,我其實一直游的是蛙式,而早就在速度上遜於游自由式的她。不過,由於她最近要參加比賽,所以我特別注意了一下她的姿勢。即使我不游自由式,但那卻無礙我可以發現並提醒她調整姿勢;不只如此,根據不同的面相,我還可以協助她訂立每趟的不同目標,讓她得到更全方位的練習效果。

或許就像那些NBA教練一樣,自己本身未必是明星球員出身,但憑藉著他對比賽的熱愛和專注,作為教練的他可以讓自己的球員更好,也讓自己的球隊更有得勝的機會。相信自己的團隊可以更好,也讓每個身在其中的同仁樂於讓自己更好,或許正是教練式領導的關鍵。


2. 發揮空間:在公鹿對活塞的第一場比賽中,公鹿在第一節就領先了20分、第三節中更一度領先了40分;第二場雖然沒那麼不堪,但半場時甚至領先1分的活塞,最後還是以21分之差的大比賽敗北。

這只是因為字母哥的大活躍嗎?尤其是在第一戰剛開始,我的目光卻不由得望向公鹿隊的七呎中鋒羅培茲。今年的他不僅打破了中鋒單季投中最多三分球的紀錄,更成為史上唯一一位每場可以投進兩顆以上的三分球、並且送出兩記以上火鍋的第一人。然而,本季以三分球著名的他,一開始卻在隊友的助攻下開後門灌籃,證明他的得分技巧能裡能外,讓對手防守起來更加困難。


提到羅培茲,另一點值得一提的是,他曾經是年薪高達2000萬美金的明星中鋒,但本季卻顯然乏人問津,才會以300多萬美金的超低年薪加盟公鹿。在過去,不乏許多明星球員認為過低的年薪有損自己的身價,最後在堅持自己應該有一定行情的情況下淪落到沒球可打,接下來只好含恨退休。也有像艾佛森或安東尼(兩人還曾經在金塊當過隊友)這種曾經拿過得分王的明星球員,在年紀漸長而不再被球隊當作重心後,雖然一定程度的身手猶在,但卻始終不調整自己的打法、也難以成為搭配其他新生代球星的配角球員,之後也都沒球可打而不勝唏噓。

或許是因為羅培茲的牌子還沒有那麼大,所以他只要先有球可打就行;也或許是他瞭解三分球當道的現今,中鋒式微會是一定的趨勢,所以他乾脆也練起三分球來,結果居然又打出了生涯第二春。

到頭來,對一個球員來說,能不能找到一支讓自己有發揮空間的球隊及教練,以及自己有沒有足夠的彈性和適應能力去面對不同的角色,或許才是延續自己運動生命的要素。

就拿羅培茲來說吧,其實早在他在籃網隊時,他的優點和缺點都很明顯,直到今天在本質上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即使火鍋的數字一直不差,但他一直是個攻優於守的中鋒,而且籃板能力差到幾乎是個笑話;而且,他也不適合當個台柱球員,因此以他為台柱的籃網隊戰績才會一直鴉鴉烏。

然而,就算無法改進自己的缺點,他卻還自己在進攻上的優點再升級,愈投愈外面的提升自己的進攻火力。我還記得他還在籃網隊時,雖然進球數沒那麼多,但後期已經開始練起三分球的他,並沒有得到大家認同的掌聲,反倒因為愈投愈外面而讓原本就不佳的籃板數字更淒慘,而大家都在嘲笑他是個太軟的七呎大漢;時至今日,當他願意拿著原先兩成都不到的薪水來到公鹿,突然一切的缺點都不再那麼重要了,因為大家突然看見他的優點能夠如何在一支更適合他的球隊發揮作用。

其實,換到職場上,不也是如此?你我都有屬於自己的強項,但也肯定有自己並不擅長的地方。即使花上一、二十個寒暑,你我或許都很難變成十項全能的通才,況且當你追求樣樣通的同時,或許在某些需要更專注投入的專業上就很能登峰造極,所以有所得的同時必有所失。

然而,這代表我們注定發展有限嗎?或許我們只是讓自己身處在一個不適合自己的單位或公司而不自知,又或者只是我們的主管或老闆不知道該怎麼發揮我們的強項。這其實也不能只怪老闆不是伯樂,因為他的焦點應該是放在整間公司如何生存並發展下去,而不是讓單一員工得到足夠發揮的機會。

然而,那不代表我們毫無選擇。忠誠度固然很重要,但若已經花了幾年,自己卻不覺得自己有著足夠的成長,同時也看不到自己繼續走下去會有什麼未來,或許我們該讓自己冒個險,因為自己可能會在另一家公司得到更多的機會。

我當然不是鼓勵每個人都要跳槽,許多人自始至終都待在同一家公司,也都得到很大的成就感及滿足。然而,就我看過的實例來說,想在同一家公司待上二、三十年,公司的組織和任務可能每隔幾年就有所調整和改變,因為正個市場和業界也都會不斷在改變,假如個人沒有一定的彈性及適應能力,想要「以不變應萬變」的應付各項挑戰,成功的可能性當然就變小了。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是一學就上手的天才,所以要讓自己不排斥學習新技能之餘,未必一定要在新技能上出類拔萃才能成功,重要的是要讓自己找到得以發揮的位置


以這次的季後賽爭雄的球隊來說,季中加盟火箭的法瑞德也是另一個很好的例子。

綽號為「半獸人」的法瑞德,曾經代表美國隊參加2014的世界盃男籃,明星架式並不如其他隊友的他,卻儼然成為美國隊的重要內線支柱,更成為當屆世界盃的最佳五人之一,同時也協助美國順利拿下冠軍。假如要做個比較的話,當時與法瑞德同隊的柯瑞、哈登、以及當今NBA第一長人戴維斯都沒進入最佳五人的陣容,你就可以知道當時的法瑞德有多麼認真且拚命。

說也奇怪,在世界盃大放異彩的法瑞德,回國後卻被母隊金塊逐漸冷凍,近年來甚至連上場的機會都幾乎沒有;今年終於被金塊交易到籃網,但也一樣得不到太多的上場機會。當內線本來就缺兵少將的火箭在季中紛紛面對傷兵困擾,法瑞德認為自己的機會來了。馬上和籃網協議買斷自己的合約,接著再加盟因為團隊薪資過高而無法引進更多明星球員的火箭隊,用自己實際上不到68吋、打強力前鋒都稍嫌矮的身高,硬是扛下火箭的中鋒位置,為當時戰績飄搖的火箭隊穩固了內線,也讓自己得到了更多的上場時間及打季後賽的機會。

其實,今年的法瑞德連30歲都還不到,但卻已經被冷凍了不只一年了。假如他再不能找到機會證明自己有能力扮演能協助球隊贏球的角色,他的NBA生涯恐怕也會在目前這份合約到期就終止了。我不知道他接下來還會不會留在火箭、我也不確定他能不能再拿到下一份NBA合約,我只知道,他若是不選擇來到火箭,他能延續自己NBA生涯的機會肯定比現在小。

法瑞德並沒有進化成一個擅長外線跳投的球員,他擅長的一直是奮力的跳搶籃板及近距離攻擊籃框;但他來到一個需要他捍衛內線的球隊,也因此為自己找到了更多的發揮機會。


3. 氣勢掌控「輸球沒有關係,重點是氣勢不要輸人」。很多打過球的朋友,或許都聽過教練或資深的隊友對自己說過這句話。

我自己後來專精的領域是談判,而我透過許多實務經驗發現,好的談判者未必時時刻刻都得氣勢凌人,但即使態度上彬彬有禮,但都不能被對手的氣勢所影響,而必須要能冷靜而甚至優雅的掌控每一個局勢,也就是設法讓自己找到可以掌握主導權的每個機會。


在西區戰績最佳的勇士對上老八快艇的第一場比賽中,即使到了比賽即將結束時、兩隊的比分都還有明顯差距,你可以看見快艇老經驗的控球後衛貝佛利還是不斷的對勇士球員的叫囂,而且防守起來還是120%的賣力。終於,勇士隊的當家球星杜蘭特忍不住了,雖然臉上還是帶著微笑,但還是在一次爭球中把貝佛利頂了出去,而貝佛利也不甘示弱地想要上前討回公道;裁判擔心事態擴大,就把兩位球員雙雙趕出場,快艇也沒有懸念的輸了那一場。

貝佛利為何要如此刻意的激怒對方?其實他很瞭解,自己要能激起全隊的鬥志,而勇士的確在實力上高出快艇不只一籌,而要讓自己這隊有機會擊敗勇士,那就要把握每一個讓勇士可能失去冷靜而打亂節奏的機會。而且,他砍看的不只是第一場比賽,而是接下來整個系列的比賽。

該說貝佛利的想法奏效了嗎?因為接下來的第二場比賽快艇還真的險勝了勇士。你可以把快艇的這場勝利,歸功於年度最佳第六人大熱門的威廉斯獨得36分的發揮,也可以歸功於菜鳥薛梅特最後關鍵的三分中的,你甚至可以把這場勇士的輸球歸因於中鋒卡森斯開賽4分鐘就因傷退場,但讓快艇寫下季後賽新紀錄的落後31分下逆轉勝的關鍵之一,絕對跟杜蘭特陷入意氣之爭而在最後關頭犯滿退場也不無關係。

回到工作或生活中,我當然不是鼓勵每個人都該為了求勝而去叫囂或挑釁,但卻要能明白一件事:刻意激怒並打亂你的節奏,肯定是許多無所不用其極的對手所可能會選擇的方式。讓自己保持冷靜,才有機會掌控主導權,也才有機會保住自己原本就該享有的勝利,這場比賽很可以讓許多人引以為鑑。


4. 好聚好散:前面提到了韋德和諾威斯基,其實我實在應該把這兩位另外獨立出另一篇來寫,專程向這兩位偉大的球員致敬。

其實,韋德和諾威斯基的冠軍之路,還曾經兩度交會。在2006年,兩隊在冠軍賽碰頭;在前兩場由諾威斯基的小牛獲勝的情況下,接下來由韋德領軍的熱火卻不可思議的連勝四場,勇奪隊史的第一座總冠軍。那時的韋德也不過是剛進聯盟第三年的年輕球員,卻已因此奪下總冠軍賽MVP


又過了五年,諾威斯基早已經是聯盟的頂級球星,但卻還一直未嘗總冠軍滋味。這一年,他們又在總冠軍賽遇上了熱火;當時的熱火雖然有韋德、詹姆斯、波許等三星合體而兵強馬壯,諾威斯基領軍的小牛卻還是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擊敗了熱火,讓諾威斯基拿下了生涯唯一一座冠軍。

時光荏然,今年球季已經是40歲的諾威斯基在NBA的第21個球季。當他在最後一場主場比賽宣布退休時,小牛隊的老闆庫班當場公開許下承諾,不僅保證諾威斯基終身都不用擔心沒有工作,而且還保證為諾威斯基立一座最大、最酷的雕像。

諾威斯基的偉大,不只是他是NBA迄今成就最高的外籍球員,也不只是他對小牛這支球隊從一而終的效忠了21年;其實近幾年的小牛,不再那麼有競爭力,而諾威斯基也沒有非得再戰的必要,但他為了這支球隊,卻還是拖著自己又老又傷的身軀挺身而出,而且一再減薪的試圖維持球隊的競爭力。有人甚至這樣誇張的形容:小牛老闆庫班上輩子一定拯救了歐洲,否則這輩子怎麼會有諾威斯基這麼好的球員用一輩子來幫助小牛?

相信許多老闆一定都會希望自己能有這種MVP的明星員工來為自己鞠躬盡瘁,但有多少老闆願意許下照顧員工一輩子的承諾呢?諾威斯基與小牛之前的情緣,真的很不可思議,但也因此而成為一段佳話。

相對來說,絕對是熱火隊史上最重要球員的韋德,遭遇就不那麼令人羨慕了。我在之前的部落格也寫過,幾乎為熱火奉獻了所有精華生涯的韋德,卻從未有一年是整個隊上最高薪的球員;當韋德想要獲得夠高薪水的續約時,與他照理來說應該亦師亦友的熱火總裁萊里,卻任由韋德遠走芝加哥公牛,只因為自己不願意用頂級年薪續約當時已經不在巔峰的韋德。

峰迴路轉的短暫經歷公牛和騎士之後,韋德不顧中國大陸的球隊願意出數倍年薪的複數年合約,還是選擇回到熱火,希望自己能穿著熱火球衣退休。而他得到的回報呢?不但是一紙老將最低薪合約,而且還要在已經沒有其他明星球員的熱火中打替補。

看看韋德今年的數據和不只一場的絕殺表現,外加最後一場比賽時的大三元,我們可以完全看得出來,韋德並不想打到真的不能打了才退休,而希望讓大家對他的退場留下一個圓滿的身影。

幸好,萊里終於在韋德退休前拉下了面子並公開表示懺悔,承認自己當初做錯了決定而虧待了韋德。對在NBA有教父等級地位的萊里來說,這樣的自承錯誤當然也是極其難得的了,但韋德卻的確值得這樣的對待。或許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這樣的結局才會讓兩個人未來都能更加灑脫。

看看現今的職場,不乏許多公司為了面子要告員工的,也不乏許多員工因為不甘受辱而反告公司的;雙方或許都認為各自有各自的道理,但應該是同一條船的一群人卻落到相互提告並在法庭上互揭瘡疤,真的會讓雙方有個各自都能滿意的結果嗎?或許,自以為自己沒錯的一方,即使真的那麼不願意檢討自己,但若能主動給對方一個台階下,對方還真的會持續不斷的跟自己拚命嗎?或許雙方都可以朝這個方向想一想:到底是自以為的是非對錯重要,還是結果好壞重要?每個人都很難認為自己會是錯的一方,因為許多人常把錯的一方認為必然是邪惡的一方;但我們每個人立身處世那麼多年,真的都不會犯錯嗎?別說這輩子了,我們在每天及每件事能絲毫不犯錯都不容易吧!那又為何要如此執著於對方是否犯錯呢?

就拿韋德這件事來說,我甚至不覺得萊里當初是認為自己對韋德毫無虧欠,而是當下不曉得該怎麼給韋德一個夠好的下台階,所以造成一個對韋德及對熱火隊堪稱雙輸的結果,而且也讓戰功彪炳的萊里可能會因此而終身揹上一個無情無義的罵名。因此,萬一只是因為堅持自己所認為的是非對錯倒也罷了,但萬一若是因為自己不懂得給對方台階下的藝術,而遭致更糟的結果和更大的罵名,你真的還會覺得這樣值得嗎?


兩個當初在選秀時都不被如此看好的球員,後來居然雙雙成為歷史等級的巨星。諾威斯基和韋德的退休令人不捨,但也很高興他們兩位都能用這麼值得紀念的一刻為他們璀璨的NBA生涯圓滿落幕。讓我們為這兩位NBA巨星多年來的奉獻致敬!

 

 

 
 
 
 
 
 

 

 

 

2019年4月6日 星期六

《沙贊》(Shazam!):不是說這是部關於中二小屁孩的輕鬆娛樂片嗎?為什麼我卻看成一部和家庭教育息息相關的警世片?

假如只要大喊一聲「沙贊!」,你就會化身成一位幾乎無所不能的超人,你會想要這種超能力嗎?

也許,真正的問題不在於你想不想要這種超能力,而是當你有了這些超能力之後,你會用來做些什麼。


最新上演的DC漫畫超級英雄改編電影《沙贊》,被稱為一個最中二的超級英雄,希望用較為詼諧輕鬆的故事,為暗黑到連經典角色超人及蝙蝠俠都被罵到臭頭的DC電影宇宙再度扳回一城。畢竟,《神力女超人》和《水行俠》的票房成功,讓DC的確有說出不同調性故事的必要。

然而,《沙贊》真的是一部中二小屁孩的故事嗎?不曉得為什麼,我看來卻有點鼻酸,覺得比前兩天的《小飛象》還暗黑(前文點此)。

你看到的《沙贊》或許是一部小孩獲得超人神力的故事,我看到的卻是兩個沒媽的孩子,在人生道路上做出不同的選擇。

故事其實是由反派希瓦納博士的小時候演起的。童年的希瓦納在與爸爸和哥哥一起駕車去祖父家過聖誕節時,被古老的巫師沙贊找去,測試是否能成為魔力繼承者的人選。沒想到,由於他的「心靈不夠純潔」,無法抗拒七大罪的誘惑,最後被巫師趕回現實世界;當時的他不甘心的大喊大叫,讓開車的爸爸一時分心而發生車禍,因而賠上了爸爸的腿,也讓父兄終身都不諒解當時年紀還小的希瓦納。

45年之後,另一個叫做比利貝特森的小孩被巫師沙贊找上。或許是因為成年後的希瓦納已經破解了進入魔法世界之謎、並且釋放了七大罪而得到了邪惡的力量,燈枯油盡的巫師沙贊沒怎麼刁難比利,很快就認定了他有一顆足夠純潔的心靈,於是就把自己的魔力轉移到了少年比利的身上。接下來,只要比利高喊一聲「沙贊!」,他就會變成一個高大壯碩而穿著披風的成年英雄,飛天遁地而又刀槍不入,幾乎無所不能。


萬一你只把這部電影看成一部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電影,你或許就不會有我當時心中的那個疑問;為了凸顯這種「好人必能得到最終勝利」的價值觀,飾演反派的希瓦納博士也不得不被描寫成心靈扭曲而又手段極惡的壞蛋。然而,我們不是常講換位思考很重要嗎?萬一你換位到希瓦納的角度來思考,你會不會也覺得很不甘心?自己的心靈容易受誘惑而不夠純潔?那比利的心靈就一定無比純潔嗎?當比利遇見巫師時,七大罪已經附在希瓦納的身上離開了,所以比利根本沒有接受過試煉啊!因此,假如我們帶著小小孩去看《沙贊》這部電影,你大可以「曉以大義」的對身旁的小小孩說:「所以嫉妒真的很不好喔!我們應該時常正面思考,不要只會嫉妒別人比我們好」;然而,對成年的我們來說,這樣簡化版的說法真的符合我們眼見的事實嗎?比利之所以能夠承繼魔力而成為新一代沙贊,其實只能說他就是命定那萬中選一的人選,就像《功夫》中的周星馳一樣,重點不是被火雲邪神意外打通任督二脈,而是他本身就得要有絕世高手的體質(還是命格?),否則任何一個人早就死在火雲邪神手下了;換到《沙贊》中的比利也是如此,恕我資質愚昧,但我看起來實在很像巫師時日無多了,而且也非得有個人去制衡七大罪並拯救世界不可,所以找來找去都找不到適合人選的情況下,最新搜尋到的比利就雀屏中選了。

因為我們現在看的是《沙贊》,大家可以就結果論來說,這個人選畢竟選的不錯,到頭來起碼能維護正義,還能順便捍衛家庭和合作的價值;但若我們看的是《我們與惡的距離》,你會不會對希瓦納的入魔更多一點理解和同理?再次強調,你不需要對希瓦納保有同情心,但若你能同理希瓦納的遭遇,而同理心不代表我們必須接受或甚至認同希瓦納的選擇和作為,你還會覺得希瓦納終身為自己不能入選為超級英雄而忿忿不平、然後極端的追求讓自己更強的力量,會是件很奇怪的發展後果嗎?

那麼,我難道認為比利是個壞小孩嗎?其實也不是,但我認為他是個可憐的小孩。

獲得沙贊魔力時的比利,是個15歲的寄養家庭少年。由於在很小的時候與母親走丟了,他一心只想找到自己的生母,因而不斷的在不同的寄養家庭中脫逃,因為他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和媽媽重逢。然而,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比利也一直無法如願以償。在一個又一個的寄養家庭放棄比利之後,蘿莎和維克多這個新寄養家庭的養父母對比利伸出了援手;和其他的寄養家庭不同,蘿莎和維克多自己當年也是寄養家庭的小孩,他們也都逃出那些寄養家庭過,所以他們很清楚寄養家庭的小孩在心態上可能有多麼難以適應,因此成年後的他們,也決定將心力奉獻在照顧更多無家可歸的小孩身上。因為他們認為,萬一連有著親身經歷的自己都做不到,還有誰可以承受這些無辜流落寄養生涯的小孩帶來的喜怒哀樂?

於是,包括最後報到的比利在內,蘿莎和維克多共收養了6位寄養小孩:瑪莉、佩卓、弗萊迪、尤金、和妲拉。當然,每個小孩有著自己不同的個性,而比利當然也無法自在地融入他們,因為他的心一直都在自己的媽媽身上。


接下來的發展卻很讓人心碎了。拜新的寄養家庭中兄弟姊妹所賜,比利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媽媽。但他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原來不是單純走丟而已,而是走丟之後而遭媽媽遺棄;原來,他媽媽生下他時,自己也只是個17歲的少女,而在比利的生父也離開她後,她也不知道該如何照顧一個新生命。或許聽起來很無情,但她給了自己一個「比利沒有我這種不知道該如何照顧小孩的媽媽會更好」的理由,然後選擇讓自己的生命中再也沒有了這個小孩,然後自己就能得到一個全新的開始。

當比利與媽媽終於重逢時,導演並沒有刻意拍得很煽情,但看著銀幕的我快要心碎了;媽媽不但完全沒有認出比利、甚至連緊緊的擁抱住他也沒有,只是單純解釋了自己「必須」離開的事實。發現這個事實的比利,難過但卻沒有崩潰,只是把媽媽離開他那天、在遊樂場贏來的小指南針遞給媽媽;沒想到,這個讓比利一輩子認為是媽媽象徵的小指南針,卻連媽媽自己都不記得是什麼了。

我自己是個單親家庭的小孩,父母各自後來都有自己的婚姻和生活。我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因為我總是衣食無憂的長大了,或許生活條件不比多數人好,但我後來的學業和工作發展也都不太需要擔憂。然而,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經歷,讓我對於這樣的心情很有一番感觸;也因為現在的我自己也是為人父母的身分,當大家把《沙贊》當作一部輕鬆的娛樂片時,我卻把它當作一部親子教養的警世片。我的感想或許很不政治正確,但我卻真的覺得這部電影很有許多地方可讓為人父母或為人子女的人好好思考。

1. 執著 vs 灑脫:我自己在小時候也未必是個聽話的小孩,但由於我的人生際遇,我很早就開始在想:父母和家庭到底是什麼?這也和《沙贊》這部電影的命題息息相關。

許多人常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但真的如此嗎?我們先不用把手指比向自己的父母,想想身為父母的我們自己吧!我們之中的多數人,應該都是當了父母之後、才開始學習如何當父母的吧!那我們怎麼知道自己每一刻所下的決定是對或是不對呢?

當我小時候,我並非沒有怨懟,但我很快就學會了認命:那就是每個父母都是人,即使他們有心想要為我們想,我們不能自私地認為他們永遠不會累、不會煩、也不會犯錯;他們也想要過更好的生活,而我們無力左右他們願不願和我們一起過更好的生活,還是選擇用別的態度去享受他們自己的人生。

當我現在看到很多人,老在抱怨成年後的自己被已經邁入老年的父母或親友情緒綁架時,我其實開始為自己慶幸,因為我覺得要不要被情緒綁架也是種自己的選擇。假如父母也是人,我們也是人,那我們就只要設法相互做到最大的理解和尊重就好了;我們應該因為感念他們當年的犧牲奉獻而接受被情緒綁架嗎?還是我們應該因為喜歡他們而願意為他們付出?不要誤以為我指的是我們只應該自私的為自己著想,但前面兩種心境其實很不一樣,而我相信多數人寧願成為後面那一種被喜歡的父母。

當然,我必須要說,那種父母根本認不出那個小指南針的悲哀,其實也深深埋藏在我心中。當自己的父母各自有了全新的生活和其他的兒女,我原本以為,自己最害怕的是成為他們不想要的那段回憶,我的生命會被簡化為一個他們年輕時所犯下的錯誤;透過自我認知到的建立和強化,我慢慢不再為他們的選擇而感到悲傷,但我後來卻面對到一個想來都很悲哀的處境,那就是他們的記憶中可能不再有我小時候的點點滴滴,他們更記得自己和其他兒女的生活片段,而甚至搞不清楚我在那個時空中到底存在在哪裡。

我可以瞭解,每個人都希望保留的是愉快的生活記憶;但當自己是當事人時,發現自己居然被歸類在一個不想被記住的時空片段中,還是很難不感到沮喪。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只生一個小孩?我和我太太都認為,我們只想把愛灌注在一個小孩身上,我們想要記得她出生以來的每一分每一秒。或許很多人認為,即使你生兩個、三個,也不可能會不記住每個個別小孩的天真時刻啊!我可以尊重別人有這樣的想法,但對有著慘痛教訓的我來說,實在不敢冒險。


回到《沙贊》的電影本身,從這樣的角度來看,你還會覺得大反派希瓦納博士有那麼可惡和不堪嗎?他和比利一樣,他們的媽媽都不知道在哪裡,而他們很需要家庭和親情的支持和肯定,只可惜父兄還在的希瓦納也沒有從家人身上得到;希瓦納和比利都很執著,只是一個執著的想要獲得力量來被大家肯定,另一個則是執著的想要找到媽媽而已。

當你對一件事情執著,你該因為執著的標的是什麼而被認為是一項罪孽嗎?執著於力量就會比執著的想要找尋媽媽是個更不堪的人生目標?很抱歉,但這是一個起碼我本人就絕對不會驟下的結論。當我媽媽離開我那時,同學因此不斷的欺侮嘲笑、連同學的家長都當著我的面指指點點時,當時年幼的我想要的不是一個幸福的家庭,而是想要讓自己愈來愈強大,這輩子都再也不會被人瞧不起。你該用結果論來說,因為我最後沒有變成一個惡棍反派,所以我就是對的、希瓦納那種人就是錯的嗎?還是後來為人父母的我應該教自己的小孩說,凡事不應該過於執著,不需要堅持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對我來說,在這部電影中的希瓦納和比利的最大差別,或許只在於比利在知道媽媽不要他之後,他願意灑脫的離開,並且讓自己知道一個重要的事實:媽媽選擇離開不是自己的錯

假如問我這幾十年來有什麼體悟,我會得出一個相似的結論:我們非得逼迫自己好好努力不可,但許多失敗並不是自己的錯,勇敢的走出那個失敗的陰影,我們既不用推諉卸責,但凡事也不用那麼自怨自艾,繼續朝下一個目標走下去就是了。

2. 指責 vs 支持:相對於希瓦納凡事指責嘲諷的父兄,比利很幸運的遇到一個能夠體會他的心情和支持他的寄養家庭,大家有著相同的出身背景,經過一番磨合之後,沒有血緣關係的他們卻形成了一個緊密的連結。所以關鍵從來就不在於血緣關係,而在於你們如何能夠為彼此創造連結,接下來才能相互願意支持對方。


看到希瓦納爸和希卡納哥的作為,居然會對小小希瓦納產生那麼巨大的影響後,為人父母的我也開始警惕了。我自己也常常會抱著「這是為了她好」「小孩子不教不行」的心態,糾正或指責自己的女兒。但這真的是唯一的方法、又或者是最好的方法嗎?不但顯然不是,而且太過就很可能會產生更大的反彈或更糟的影響。邊看電影邊自我反省,假如我的目標真的是讓女兒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多多理解及支持,或許才會讓這個目標更順利達成。

3. 佔有 vs 分享:其實,不只父母及子女之間,其實每個人與人之間,都可能落入前面那個相互指責的窠臼。

片中有另外一個要角,就是和比利在同個寄養家庭的超級英雄迷弗萊迪。身體殘障而又在學校被欺負的他,其實當然羨慕可以化身為超級英雄沙贊的比利。他們兩人後來因為意見不合而起了紛爭,結果當然就是相互指責;但相互指責會解決問題嗎?其實就是兩個心態都不成熟的小屁孩,雙方的想法其實都有各自的盲點,但他們也不知道正確的做法該是什麼,結果就變成相互指責。


聽來很熟悉,是不?以為這樣的狀況在成人世界中就少了嗎?撇除原先就有的立場或利益之爭,很多時候我們之所以在公司或生活中和人發生紛爭,除了相看兩厭或單純的只是誤會以外,有更多時候其實是因為我們共同面對了一個問題,但我們雙方沒有人知道該如果解決這個問題,於是最好的辦法就是相互指責對方的錯誤,反正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是什麼錯誤都挑不出來的。但是,即使雙方真的都有錯,挑對方的錯、硬是往對方傷口上撒鹽,就能把問題解決了嗎?其實你我都很清楚,很多時候非但無法把問題解決,反倒增加了更多相看兩厭的怨偶或仇家,接下來反而會產生更多的問題。所以,找出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方法,然後才開始去討論責任歸屬,並且盡量不要陷入相互指責的境地,才是真正的對應之道。

我們不該用成王敗寇論英雄,但假如我們要歸結出一個希瓦納為何最後還是會被根本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的沙贊擊敗的原因,我覺得關鍵在於希瓦納想要佔有一個讓自己絕世無雙的力量,但比利感受到了弗萊迪以及其他兄弟姐妹面對魔怪的無助,也感受到同舟敵愾的他們願意給自己的關懷與支持,然後他就決定把沙贊的魔力分享出去,於是他反而得到了更多有力的幫手。

一個人選擇了佔有,並且殘忍了殺害了父兄而捨棄了家庭;另一個人選擇了分享,而從此擁有了一個新的家庭。關鍵從來就不在於你有多大的超能力,而在於你的選擇


所以,回到文章一開頭的那個問題:只要大喊一聲「沙贊!」,你就會化身成一位幾乎無所不能的超人,你會想要這種超能力嗎?

你該問問自己的是,當有了這種超能力之後,你會做出哪些選擇。

你我或許都是沒有超能力的凡人,但我們每天都在做出不同的選擇。讓自己做出一些勇於分享而不會後悔的選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