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從《速食遊戲》到《岸上風雲》,看電影能學的原來遠不止談判而已

「你不懂,我本來可以往上爬的,我可以很有競爭力,我本來可以成為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是個沒路用的傢伙。」

這是馬龍白蘭度在經典名片《岸上風雲》中的經典台詞,同時也是AFI美國電影學會影史百大名言的3,就連《星際大戰》那句人人琅琅上口的「願原力與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的排名都還低於這一句。


上個週六,我們前往台中的東海大學進行我們的電影三班,這次的電影主題是講述麥當勞「創始人」雷克洛克故事的《速食遊戲》。其實這部電影已經是我們後來幾班的【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也都會講的片子了,但由於之前的一班到五班當時看的是另一部談判好片《超級選秀日》,所以為了不讓他們也錯過和其他人一起共享《速食遊戲》的機會,所以特別加場又開了一班,專門來談《速食遊戲》這部電影帶給我們的一些啟發。

那麼,為什麼在今天這篇文章的一開頭提到的卻是《岸上風雲》呢?因為當《速食遊戲》的主角雷克洛克第一次被麥當勞兄弟拒絕時,他回到遠在將近2800公里之遙的家中後,鏡頭短暫帶過,他走進了一家電影院,而那家電影院當時放映的就是《岸上風雲》。

之所以選擇這部電影,只是為了凸顯當時是1954年的時代背景嗎?其實並不只是如此,而主要是想凸顯雷克洛克想要出人頭地、讓自己成為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那種渴望。

你或許會想,誰不想舉足輕重,誰又不想建立一個呼風喚雨的企業帝國?

假如只想到表面上的光鮮亮麗,我想很少人會說不吧!但假如考慮到所要付出的努力代價呢?再考慮到過程中所要面對的風險呢?很多人或許就會裹足不前了。

不只如此,人生實際上就是一連串的選擇,對米高基頓飾演的雷克洛克是如此,對你我也是如此。

之所以提到《岸上風雲》,是因為那部片子的背景講的是美國紐約碼頭工人被壓榨的處境,幫派份子掌握了工會,而讓已經是中下階層的碼頭工人生活更是陷入困境,但是大家又敢怒而不敢言。馬龍白蘭度飾演一個原本也對當時那種現況麻痺的小混混,但在認識了女主角以及一直鼓吹碼頭工人應該團結起來對抗惡勢力的神父之後,他的想法和信念產生了動搖;但他卻基於一種「男子漢就是不應該出賣自己人」的情結,始終無法下定決心。但當原本替黑幫效命的哥哥反而因為保護自己、而被黑幫殺害時,馬龍白蘭度克制住自己以暴制暴的衝動,終於決定出庭作證。他那覺醒的正義之心,獲得了大家的認同了嗎?很殘酷的是,他的舊識好友開始不再理他、碼頭工人也不感激他的所在所為。幸好,這部其實主題相當灰暗的片子、最後還是有個正面結局:當馬龍白蘭度最後還是不得已和幫派份子發生拳腳衝突而被打的遍體麟傷之後,神父帶著一群終於覺醒的碼頭工人趕來了,爬起來的馬龍白蘭度帶著工人們回到碼頭復工,象徵他們終於可以保衛自己的權利。

《岸上風雲》當年提名了12項奧斯卡,後來獲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8個獎項。馬龍白蘭度更是連續第四年被提名為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而終於以《岸上風雲》首度封帝。等到他再度獲得金像獎肯定,就已經是18年後的另一部影史經典《教父》了。

對《速食遊戲》的雷克洛克來說,《岸上風雲》不但代表他對一個人就是應該要讓自己為了「做對的事」而下定決心的嚮往,更讓他了解,或許自己的想法和方法都不被周遭人認可,但從眾卻不會讓現狀改變、更不會讓一個人從「不錯」晉升到「偉大」的境界。

雖然標榜是真人實事改編、許多情節也都和真實事件相符,但在《速食遊戲》的劇情描寫中,許多人卻很難對米高基頓飾演的角色產生認同,因為這個角色被描述成一個機會主義者、偏執的在意自己的成功、而且會無情的做出包括剷除競爭者的種種決定。但之所以提到看起來劇情毫無相關的《岸上風雲》,我認為米高基頓的那個角色其實像極了我們之中的許多人,因為扣除那些生活茫然而根本沒有目標的人以外,很少有目標的人會認為自己的方向是錯的,甚至在自己也對自己的部分作為感到良心不安之餘,還要找一些合理化的藉口來說服自己。

以我自己為例,即使很多人都認為我的職場生涯相當成功,但我從來都不諱言地跟大家說,我從來不認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對的;我做了一些正確的選擇,但我也做過一些錯誤的選擇。當大家覺得雷克洛克心狠手辣時,我其實心裡感到一絲羞愧,因為當我在為不同的公司服務時,我們對於擊敗競爭者也不留餘力,而且我絕對不會是同業中唯一一個會這樣做的人。

我不想把過往的那些悔恨歸罪給老闆、公司、以及任何其他外部因素,因為我知道起碼其中有一項原因是來自於我的個性:我無法忍受不作為和不採取行動,我寧可做出一項會導致錯誤的行動而之後再來收尾,但我不願意因為躊躇不前、或只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而坐視問題繼續發生。

以結果來說,你可能會認為我的這項個性是個優點;但我自己卻很清楚,在過程中的確產生了很多損害及犧牲,而那些損害和犧牲影響的不只是我一個人而已。

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對我做的多數決定都沒有後悔,但我這一輩子卻無時無刻不去想著如何能做的更好

舉個《速食遊戲》的例子吧!在現實世界中的我們,肯定會認為「說話不算話」是種毫無誠信而根本不應該去做的行為,正如片尾時雷克洛克答應要給麥當勞兄弟1%的權利金,但後來卻始終未能履行一樣。

但是,萬一我們把「說話不算話」轉化為「站在公司立場,刻意選擇一個自己之後無須履行、但在協議達成之前卻不會讓對方拒絕的方案」呢?這可不是咬文嚼字、更不是換種說法來讓自己感覺良好,我必須要告訴各位的是,無法讓對方產生信任的話,無論對客戶、或是對員工都無法建立長遠的關係;然而,假如你無法達成後者、或根本不願意做到後者的程度,你在實務商戰中只怕會處處碰壁。而我更老實地跟各位說,很多公司當初之所以給我一份工作,就是要我去達成後面那個目標;相信許多【一談就贏】的朋友都聽過我的不少實例,我不但可以順利達成目標,而且我在商務談判中其實極少說謊。所以,即使我無法迴避自己很多時候都必須走在灰色地帶的現實,但那不代表我每次都只能靠著出賣自己的良心或背棄自己的信念來達成那個目標,重點反而在於我們該如何才能讓自己做得到這種程度,甚至把能力提高到讓自己能有更多拒絕不義之行的選擇

所以,當《速食遊戲》中一閃而過的帶到《岸上風雲》時,其實我的內心是帶點興奮而激動的。現實生活中的馬龍白蘭度或許不是一個很好的楷模,但他在《岸上風雲》中飾演的特瑞卻更接近像我們一樣經常被不同的選擇及考量所迷惘的平凡人,而他雖然付出了代價、卻也在最後做出了正確選擇。


5/19的電影班中,我提到的另一部我到目前為止看過最多遍的電影:由當時還沒因為《與狼共舞》而獲得奧斯卡肯定的凱文科斯納主演、但也被提名為當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夢幻成真》。If you build it, they will come.這句讓我終身難忘的台詞,更充滿正面意義而更適合用來鼓勵大家勇敢追夢。快三十年過去了,雖然我的專長早就變成不斷的評估可能性並找出最佳方案、以及思考無窮盡的不同選項來尋求最適化的解決方案,但這句台詞及這部片子依然能夠激勵人心而又能讓人勇敢追夢,即使不知道等待在前方的到底是什麼,但那也不代表我們只能選擇放棄;人的一生或許會有許多悔恨,但起碼在這部電影裡,這些悔恨不代表永無機會彌補(電影網站連結參此)。

在當天的課程中,我們提到了一個人在面臨打擊而感到沮喪時,到底該怎麼辦,而我覺得也很適合分享給每一位正在看這篇文章的朋友。

無論在工作上、或是生活中,我們總會遇到低潮的時候,覺得自己已經用盡一切努力,卻還是沒有翻身的機會,就像雷克洛克一次又一次的被店家拒絕,而只能把那台沉重的奶昔機一遍又一遍的搬入後車廂一樣。


面對這樣的狀況,你可以像那時還沒有機會擦亮麥當勞這塊招牌的雷克洛克一樣,借酒澆愁、又或是編一個故事來自欺欺人;以為他那樣就已經是最糟的了嗎?在現實生活中,我看到很多人用更糟的方式來面對這些問題,那就是自此一蹶不振,甚至把這些問題都歸罪給別人,然後把怒氣發在周遭的人身上,造成自己和親人好友的更多痛苦。

到底該怎麼樣面對逆境、不順、和打擊?兩個方向給各位參考,一個是重新振作,另一個是找方法。就許多人常用的前者來說,你可以(1) 尋求支持,也就是從家人或朋友的慰藉中,讓自己起碼能用平靜的心情來面對驚滔駭浪;或者(2) 正面激勵,雖然我個人不見得很喜歡叫大家去讀一些心靈雞湯式的文章,但就像片中的雷克洛克會聽激勵演說的有聲書(只是當時是遠古的唱片形式)一樣,一段音頻、一篇文章、或一部電影,有時都能讓你在自以為走進一個死胡同的情境中找到繼續走下去的力量;當然 (3) 轉移焦點,也就是暫時放下讓你困擾的問題,喜歡打球的就去打球、喜歡逛街的就去逛街、甚至毫無理由的喊個暫停就讓自己飛出去渡個假(但千萬不要說自己最喜歡的就是喝酒和自怨自艾),你就會得到一個足以讓自己重新振作的力量。

對我個人而言,我比較偏好的其實是找方法這條路。我始終相信,問對問題、就可以找到解答,而且我們永遠可以找到不同的方法。我必須承認,甚至連我的另一半都跟我說,這種習慣會讓我永遠都覺得壓力很大,也很可能會讓我根本沒有片刻可以歇息一下,來讓自己享受那種快樂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我不會建議每個人都朝這條路走。但我不僅想跟各位說,其實除了在心理層面讓自己重新振作之外,無論看起來有多困難,我們永遠有找出解決之道的可能性。不僅如此,雖然我之前讓我自己及與我合作的團隊壓力都很大,但我們不但因為解決了許多問題而讓自己得到了難能可貴的成就感,他們之中的每一位和我也都在未來的人生路上擁有更多累積成就感的機會和能力。況且,誰說重新振作找方法兩者不能並存?而且你很可能會比我調適的更好,而根本不會有那些副作用。

Photo credit:江江
原本只為了沒有看過《速食遊戲》的朋友所開的一個電影班,後來居然有很多與我們一同在【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六班到八班已經看過這部片子的人也來報名了。為了不讓他們聽太多重複的東西,加上我從來不是一個想把相同內容講上80遍的老師,所以有別於我們之前在看《速食遊戲》時所提到的談判經營管理,我們這次提到了更多銷售。我希望藉著這些內容和練習,能讓一個平常或許覺得銷售很重要、但卻對銷售一點都不熟悉的朋友,能夠依據你的職業身分而適如其分的發揮銷售的實質好處──讓對方更接受你的說法,也讓對方更認同你,而不只是非得要像在夜市擺地攤叫賣一樣,只求對方掏出錢來放進你的口袋裡,而我希望當天的一些全新內容能讓不同領域的朋友達到這些預期效果。但我對一些慕名前來而希望聽到更多談判的朋友很抱歉,一則這次的電影三班主軸和之前幾個更專注於講談判的電影班原本就不相同,再則我們的時間一如既往地總是講到不夠,所以後面跟談判更相關的幾個片段反而略過不提了,在此僅向大家表達由衷的歉意;不過,如果我們之後有機會在【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再相遇,我們還是會逐句講解之後那幾個片段的。

這次的電影三班,我個人特別覺得開心的,就是雖然我自己很想跟大家純粹分享電影,但為了加強教學效果,我一直很努力地想要讓台下的朋友有更多互動和演練的機會。

於是,繼上次電影二班的《寒戰》之後,我再度為了這次的電影班設計了一個全新的演練遊戲。我對自己能設計出這樣一個結合電影概念以及銷售法則的遊戲深感驕傲,不是因為這個遊戲有多麼舉世無雙(雖然我也很懷疑任何一個其他人能承接電影內容和課程設計而發想出這樣一個遊戲就是),而是這是一個我相信會有用的設計、而且也是一個連我自己也想玩的遊戲;我唯一遺憾的是,萬一我能讓大家有四個小時來玩這個遊戲、再針對各組的每個決定逐一分析講解,我相信大家一定能更有收穫,也一定可以在自己的工作或生意上運用得更得心應手。

我很感謝每一位來參加的朋友對我們的支持,我自己也在每次的電影班中感到非常盡興,但我其實不知道未來還會不會繼續把這種形式的電影班開下去。原因很簡單,不炒冷飯聽起來更有理想,但每次都要為不同的電影而設計一個一整天全新不同的內容,這實在不是一個單憑興趣就可以繼續做下去的事;包括在《寒戰》和《速食遊戲》都各自設計了一個主題和脈絡完全不同的全新演練遊戲在內,但這個遊戲及這些內容其實只會使用這一次,這樣的作法實在太沒有時間上的投資報酬率了。在我個人的時間和體力都有限的情況下,我到現在都還沒有決定是否該把電影班繼續開下去,即使真的繼續再開下去,會不會也頂多再開個一場到兩場就停。歡迎給我一些意見,讓我知道這樣的課程型態到底能對多少人有所助益。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