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7日 星期六

權力並非天賦,也沒有人天生就會領導:從《黑豹》(Black Panther)學會的領導者養成三堂課

漫威最新作品《黑豹》上映了,美國時間昨天(2/16)才上映,台灣倒是提早了三天之多就上映,加上現在正值農曆春節,這部超級英雄大片想不賣座都難。

《黑豹》在美國上映前的評價壓倒性的好(當然也可能是漫威的公關和行銷策略成功),但在台灣上映後,周遭的朋友倒是評價兩極,有人大為盛讚,也有人覺得很無聊。那麼,我自己又覺得這部電影如何呢?


我之前對黑豹這個漫畫角色毫不熟悉,第一次見到他這個角色,就是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片中的初登場(《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心得點此)。雖然是個我不熟悉的角色,但黑豹一登場就酷斃了,大大引起我的好奇心,心想:等到《黑豹》的獨立電影上映時,非去看不可。

表面上看來,這是一件好事,等於先用一部同為漫威系列的續集票房大作來先為這個角色鋪路;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黑豹》的獨立電影不能只是一部泛泛之作,因為大家的期望值已經因此而被提高了。

不只如此,四月底另外一部備受期待的漫威超級英雄合體大作《復仇者聯盟3》即將上映了,在檔期如此接近的情況下,一個操作不好,《黑豹》不見得會因此大幅得利,而且還可能影響到大家對接下來的《復仇者聯盟3》的期待。

就這個角度來說,我認為《黑豹》整體上來說算是成功的,因為它面臨的挑戰其實相當艱鉅。它無法像之前另一部漫威電影《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那麼熱鬧而歡樂(《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心得點此),而且《黑豹》還必須承先啟後的為即將登場的《復仇者聯盟3》設定一個基調,因為黑豹這個角色和片中虛構的國家瓦干達,也都會是《復仇者聯盟3》的重要背景。

再者,《黑豹》早在拍攝期間就被定位成第一部以黑人為主角的超級英雄電影,而且片中主要角色幾乎都是黑人,所以導演和整個製作團隊需要考量拿捏的地方就更多。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會給《黑豹》一個不錯的評價,因為它很容易就變成一個四處都不討好的電影,但它在保守謹慎出招的情況下,雖然缺點其實還是不少,但還是維持了一定的娛樂效果,而且也讓人對漫威接下來的作品還是能保持期待。

更直白點來說,《黑豹》不會是漫威最好看的一部電影;若要更毒舌一點,我甚至劇情走向有點《獅子王》加上《洛基3》的味道,而且要用2小時15紛來說完這樣一個故事,也實在太長了些。但我還是得公允的說,要創造一個虛構的非洲先進科技強國瓦干達,而又要融合古老傳說的部族設定,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黑豹》卻能成功地引起大家的興趣、並把這個故事看完。片中想要帶有一些黑人乃至落後國家被壓迫的反省,但又不能表現得太過頭而掩蓋了本身還是一部娛樂鉅片的事實,這點也處理得很成功。光是不把故事場景設定成只發生在多數美國觀眾未必關心的非洲大陸,而頭尾呼應加入加州奧克蘭的淵源,另外又跑去南韓的釜山上演一場追逐戰,也可以讓電影的視角更全球化一些,這些都是聰明的處理手法。


不僅如此,票房成功應該只會是《黑豹》的基本盤,我更認為《黑豹》是部瑕不掩瑜而言之有物的電影,讓我們能從以下三個面向得到許多收穫:

1.  如何面對犯錯或失誤。《黑豹》的故事是從《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接起的,新任黑豹的爸爸、也就是瓦干達的帝查卡國王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中因為爆炸身亡,所以我們看到的這位現任黑豹才要繼任為瓦干達國王。而在那次的爆炸中,我們看到黑豹其實是對他的爸爸無比敬愛,就像許多孩子對爸爸的仰慕一樣,面對統治一整個國家的挑戰,黑豹其實很擔心自己沒有能力做出正確的決斷,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成為一個像他爸爸一樣好的領導者。

就像他爸爸的英靈後來對黑豹說的,「好人要當一個成功領導者的挑戰更大。」他爸爸顯然也是從自己的領導經驗中得到了教訓。

在《黑豹》片子的一開始,帝查卡國王正是前任的黑豹。在一次衝突中,他不慎殺死了自己的弟弟。雖然弟弟想法激進而勾結外敵,但前任黑豹其實並沒有想用私刑處死弟弟之心,所以這更讓他在意外發生之後也慌了手腳而不知道怎麼處理。感到愧疚而又想要文過飾非的情況下,他將弟弟的小孩艾瑞克留在美國的貧民區中自生自滅,也造成小孩長大之後抱著復仇之心而想回瓦干達奪權。


沒有人是不會犯錯的,你我都是如此。那該怎麼面對犯錯或失誤呢?(1) 負起該負的責任、(2) 良好的溝通、(3) 修正檢討並避免之後再度犯錯。不管職場或是人生,其實不過就是把這三步做好而已。

最不該做的是什麼呢?其實也有三點必須避免:(1) 大喊不是自己的錯、(2) 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3) 懊悔沮喪但卻什麼也不做

換個場景來想想,當我們上場打球時,有人會說自己從不失誤的嗎?對我這種平凡人來說,想要不失誤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根本不要上場。

既然上場就一定會有失誤,當我們發生失誤時會怎麼做呢?我想許多和我有相同記憶的人應該都是如此,馬上跟隊友說my bad,接著馬上振作精神守好下一球;而不是只會因為裁判不吹而懊惱,也不會把精力花在相互指責上。等到中間有個暫停,馬上再和隊友溝通接下來要怎麼跑位或傳球才不會再發生相同的失誤。最後的動作更關鍵,不管比賽是贏是輸,回去之後再一點一點地加以檢討,希望未來不僅能減少每一個可能的失誤,而且還要讓大家場內外的即時溝通能夠更好。

新黑豹上任之後,其實也犯了溝通不良的大忌。

當黑豹去南韓抓之前偷走汎合金的惡徒克勞、但之後卻讓他逃掉時,他的好友、同時也是邊境部族領袖的烏卡比,因為克勞有殺害他的雙親之仇,而對黑豹很不諒解。之後更和來奪權的艾瑞克一起反叛了黑豹。


邊境部族是瓦干達王國的第一道防線,等於烏卡比有著一定的人馬和軍事力量。可以看得出來,他和黑豹兩人原本相交甚篤,但因為克勞逃走的誤會,加上黑豹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去溝通解釋,所以造成艾瑞克可以獻上克勞的人頭來趁虛而入的機會。試想,萬一黑豹和烏卡比能在行動失敗後就好好溝通,黑豹更可以直接告訴烏卡比,克勞本來都已經抓到了,都是因為艾瑞克把他救走才行動生變的,烏卡比就算不滿意這樣的結果,但有可能馬上效忠自己根本不熟悉的艾瑞克嗎?

黑豹之所以不說,是因為發現艾瑞克有他叔叔的戒指而心生疑竇,進而對自己爸爸過去的作為產生了懷疑。上一代人犯了一個錯誤,卻讓兩代人都因而產生愧疚並遭遇逆境,若不是心中有愧,何以那麼沒有擔當?

所以,與其畏首畏尾的不想被別人發現,不如勇敢地負起該負的責任,並且設法用良好的溝通並取得共識來將損害降低到最低,方為上策。黑豹該做的,其實不該是個和自己爸爸一樣的領導者,他的目標應該是成為一個比爸爸更好的領導者才是

2.  制度與變通的兩難。由於掌握了全世界最堅固且稀有的汎合金(美國隊長的盾牌也是用汎合金打造的),瓦干達擁有了舉世無雙的超先進科技,連鋼鐵人都要瞠乎其後。但是,由於他們的祖先擔心引起其他人的覬覦而永無寧日,所以瓦干達對外要偽裝成一個貧窮的農業小國,希望能讓自己長治久安。

走出去看到世界之後,黑豹自己也對這樣的鎖國策略有所疑惑,但面對祖宗的傳統制度,他總不能一承繼大統就馬上想變就變,加上瓦干達的政治系統來自於四個部落的共同支持,黑豹也不可能專橫的要改就改。

雖然這些背景都可以理解,但當他那流亡在外的表哥艾瑞克要求依傳統來挑戰王位時,黑豹非得守舊的接受挑戰不可嗎?他當時已經繼承王位而成為正式國王了,而且他也清楚艾瑞克不是善與之輩、而一定有他的陰謀,那又為什麼要守舊的遵照傳統呢?這證明的不是一種大無畏,而是一種做事不經大腦的愚昧了。


而當兩人決鬥時,明顯看得出來,黑豹因為自己的爸爸當年遺棄了眼前的這個小孩子,所以他對艾瑞克是心中有愧的。萬一黑豹自己心中真的覺得這是場公平決鬥而捨得痛下殺手,那他也算是個有魄力的真正領導者了。但他接下來看見長老祖卡被殺就心浮意亂,完全就像當年《洛基3》的洛基,因為看見教練命在旦夕而打得荒腔走板,最後在擂台上被怪頭T先生撂倒而痛失冠軍(真巧,飾演對手艾瑞克的邁可 B. 喬丹,正巧是《洛基》系列最新一集《金牌拳手》的主角)

當黑豹被打落深淵而痛失王位之際,觀眾可能會為代表好人的主角而惋惜。但是,黑豹之所以失去王位,其實正因為他那時還不是個稱職的領導者,而他沒有做出一個領導者該做的正確決定,而代價就是他的王位和領導者的角色。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艾瑞克顯然是在電影蓄意將劇情簡單化下、又一個被妖魔化的角色而已。假如我們來拍另外一個版本的《黑豹》電影,而刪去那些艾瑞克殺人無數的角色設定,而改從艾瑞克這個角色當作主角來敘事,會不會也有可能拍成一個不錯版本的王子復仇記?艾瑞克這個角色被稱為是《雷神索爾》中的那個弟弟洛基(不是史特龍演的那個拳擊手)之後最強反派,真的當之無愧。

另一點值得一提的是,當艾瑞克在挑戰中勝出而成為新任國王時,忠於黑豹的侍衛隊隊長歐寇耶雖然哀傷,但卻還是得依法效忠她其實也難以信任的新國王;不僅如此,她還勸黑豹女友娜奇雅說,「妳應該要效忠(serve)妳的國家」,但即使在黑豹面前也很有自己想法的娜奇雅卻回答說,「不,我要解救(save)這個國家。」


制度和法律是人類所建立的,雖然有人常說「惡法亦法」,但任何制度或法律的存在,應該是為了保障人類的生存,甚至是更積極地為了讓整個群體和社會更好。當有一項制度的存在會影響到自己的生存之際,該做的不是去研究祖宗之命有多麼不可違,而是永遠選擇做對的事(do the right thing。也正是因為如此,《黑豹》才會有個很正面的結尾,那就是黑豹帶領瓦干達從封閉走向開放,而不是只知道講些大道理而剷除自己的對手而已,而真的要用更積極正向的態度來協助改善這個世界。

3.  何必要幫自己樹立更多的敵人?「如果可以多交個朋友,何必為自己樹立更多敵人?」好吧,我承認這句話是從《亞瑟:王者之劍》抄來的,但卻也很適合用在《黑豹》的劇情上。

但黑豹要登基前,依據傳統要先接受其他人的挑戰。瓦干達的政治情勢很特別,他們有5個部族,其中4個部族服膺瓦干達國王的領導,但賈巴利部族卻遠居在深山中,不願意和另外4個部族一樣臣服於黑豹。

黑豹想要登基,賈巴利部族的頭目恩巴庫出來挑戰,但最後還是黑豹技高一籌的贏得挑戰。黑豹贏了之後,並沒有對恩巴庫趕盡殺絕,而恩巴庫顯然感念在心,非但之後救了黑豹,更在最後加入決戰而義助勢單力孤的黑豹一方。


雖然我覺得這邊是個bug而沒有交代清楚,因為恩巴庫明明說的是自己不會讓賈巴利人為了黑豹的王位去賣命作戰,但最後還是緊要關頭跳出來了。雖然可以美化成恩巴庫真是大義所趨,但實在看不出來轉折點在哪裡。

但是,留一條活路給別人,交友重於樹敵的基本道理還是在的。不只恩巴庫,就連CIA探員羅斯以及一度被黑豹誤以為是殺父仇人的酷寒戰士巴奇都是,你若「擋我者,殺無赦」的把過往敵人全都毫不留情地消滅,你若哪天需要他們幫助才能對抗更大敵人時,也就只能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我在實際談判中,通常都會要求我方的人使盡全力,因為談判不容許輕敵、更不容許懈怠而貪圖僥倖。然而,可別把「使盡全力」「趕盡殺絕」弄混了;相反的,我甚至認為不懂得給對方台階下的人,絕難成為一個頂尖的談判者。我們要的是談判能夠成功,而不見得是非得要擊敗談判對手不可


在待人處事上也是如此。很多人很喜歡四處交朋友,但卻不懂得如何避免樹立不必要的敵人。前者反而很容易讓自己流於四處討好而喪失自己的原則,後者則根本是白目而已。

我們或許無法和每個人都交上朋友,畢竟很多人道不同則不相為謀,無須強求;但假如自己經常會在無意間樹敵,那就更應該好好檢討了,因為不是每個朋友都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幫上你的忙,但每個敵人都會很樂意趁你病要你命,千萬不要輕忽了。

 
延伸閱讀之一:《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除了成王敗寇,成功領導還需要注意的三件事

延伸閱讀之二:想要讓團隊走得更快又更遠?先看看建立信任的兩大目標及四項指標

延伸閱讀之三:好口碑+高票房,但卻還是無法在國內院線上映的《金牌拳手》

延伸閱讀之四:相信自己,而不該只是等待英雄,三點值得去看《海洋奇緣》(Moana)的理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