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

《決勝女王》(Molly's Game):當潔西卡雀斯坦再度化身為我們喜愛的信念女王

拿到35千元或拿到150萬元的報酬,你會選擇哪一個?

萬一所需的工時相同,我想多數人選的會是後者吧!而當幣值是美金時,超過4000萬元台幣的差別,很多人應該只會更加心動。

但是,潔西卡雀斯坦在《決勝女王》中所飾演的茉莉布魯卻做出了不一樣的決定。


從《姊妹》起,當時並不出名的潔西卡雀斯坦就吸引住我的目光。當她因為《00:30凌晨密令》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時,我才發現獨挑大樑的她居然那麼會演戲。接下來的《星際效應》和《絕地救援》,也都是讓我非常喜歡的電影。到了《攻敵必救》,更是讓我們專程在去年的國慶連假到台中舉辦了一場超過百人的電影班來欣賞這部片子。潔西卡雀斯坦在片中飾演的絲隆小姐,擄獲了我們每一位的心。【一談就贏】的許多朋友看了《攻敵必救》三次以上,而我本人更看了不下廿次。潔西卡雀斯坦在片中為了堅持自己的信念而鋃鐺入獄,真的讓人感觸良多而又感動不已。

在最新上映的《決勝女王》中,潔西卡雀斯坦再度飾演一個在行事作風上大有爭議、但卻有著自己堅持的人物,只是這次的劇情卻是由真人實事改編。

茉莉布魯,原本是一個前程似錦的女子滑雪選手,有機會代表美國出征奧運,但卻因為意外受傷而斷送了選手生涯。智商同樣發達的她,不想聽爸爸的安排而逕自去讀法學院,選擇來到洛杉磯闖蕩。從原本只是一個酒促女郎,後來成為全美最大私人撲克牌賭局的經營者。這樣的傳奇人生,簡直比許多電影劇情更不可思議。

假如你和我一樣熟悉《攻敵必救》中的潔西卡雀斯坦,在看這部片子前一定要知道,她的演技可是經過奧斯卡入圍認證,可別以為《決勝女王》中的茉莉布魯和《攻敵必救》的絲隆是相同的角色。事實上,由於《決勝女王》是金獎知名編劇艾倫索金首度執導的作品,所以潔西卡雀斯坦飾演的茱莉和伊卓瑞斯艾巴所飾演的律師,他們的表演風格可能會讓喜歡這兩位演員的朋友一時之間不太習慣。

為什麼呢?因為艾倫索金近期的劇本充滿了大量而節奏快速的對白,好處是這樣的節奏讓人毫無時間喘息而更加緊湊,即使劇情本身沒有太戲劇性的起伏,一樣能讓人產生一種不得不加強注意力的張力和緊湊感;但就負面效應來說,觀眾必須要能在每分鐘的對話中被迫消化比平常多出三到五倍的字彙量,而這不是每個人都會習慣或喜歡的。

也因為如此,你會看到潔西卡雀斯坦和性格黑人演員伊卓瑞斯艾巴(我最近在一週內連看了三部他主演的片子)的表情和動作依然到位而準確,但他們念台詞的速度卻好像快了三倍,是的,這就是艾倫索金電影的招牌。


到底誰是艾倫索金?他擔任編劇的《魔球》和《社群網戰》都榮獲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提名,而後者更讓他拿下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今年的《決勝女王》雖然在最佳女主角的入圍戰中鎩羽,但卻也入圍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艾倫索金的編劇功力真的是金字招牌。不只如此,艾倫索金最早掛名編劇的第一部作品《軍官與魔鬼》,結尾高潮時湯姆克魯斯傑克尼柯遜那段法庭的針鋒相對,相信很少人能夠忘懷:「我要的是事實!」「你根本沒有辦法招架事實!」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到今天都讓人記憶猶新。

到了今天要寫這一篇時,我才發現,由麥克道格拉斯和安娜班寧主演的《白宮夜未眠》,也是一部自己很喜歡但風格迥異的片子,編劇竟然也是艾倫索金;據說當年的金獎鉅片《辛德勒的名單》,雖然艾倫索金沒有掛名,但史蒂芬史匹柏也在劇本完成後又請艾倫索金來潤稿。不只是因為潔西卡雀斯坦的演技大爆發,單單憑著這是艾倫索金執導的處女作,我們知道它不會是部登峰造極的作品,但卻還是不看不行。


不只如此,《決勝女王》還找來凱文科斯納飾演女主角茉莉的父親。熟悉【一談就贏】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凱文科斯納主演的《超級選秀日》,對我來說是部用來講解談判的教學級神片,以講授談判的目的來說,近年來真的很難找到超越它的其他電影;但現在卻連正版DVDBD都很難找得到,真是一大憾事。在【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的前五班中,我們都是用《超級選秀日》來當其中一部分的教學內容;後來之所以換成其他片子,是因為我想給之後的學員們一些新鮮感,因為我不想當個一部片子一講十年的老師;但是,我對《超級選秀日》還是念念不忘,也許未來應該來個大場的電影班專門來講這部片子,因為我自己也很有興趣為《超級選秀日》來個六小時完整版的講解機會。

不管從導演、編劇、或是演員來看,《決勝女王》對我來說都是部不可不看的片子。但是,其實這部電影還不只如此,光是這個故事本身,就值得大家買票進場欣賞。

1.  證明自己,就是出人頭地的原動力:從一個涉世未深的年輕女孩,短時間之內就能叱吒風雲而拿到大把金錢入袋,還被媒體封為「撲克公主」,茱莉布魯到底是怎麼成功的?

就表面上來看,茱莉的成功有以下幾點因素:

(1)  觀察入微。在一開始時,老闆其實只把她當作打雜的小妹,叫她來幫忙招呼來參加撲克賭局的客人。但茉莉天生充滿了好奇心,她不是笑臉迎人而拿得到鉅額小費就好了,她無師自通的學會了撲克牌賭局的訣竅,並且透過精準的從旁觀察,掌握了每個賭客的習性,連他們講的每一句話都不放過。觀察力 + 重視每個個人 + 注意細節,我們的談判訓練目標不也是如此?


(2)  勇於投資。當茉莉出來獨立門戶時,沒有龐大資本的她,卻租下豪華飯店的一流套房,從賭具到吧檯供應的酒水點心都要最高級的。因為她很清楚,想要賺到大錢,不可能只用小裡小氣的寒酸投資就能辦到。

很多人把創業的目標設得很遠大,但卻可能經營了十幾年都還在土法煉鋼。砸錢不見得就會有回收,但若你把「腳踏實地」和「錙銖必較」弄混了,想要把生意做大也難。對我來說,電影中的茉莉有夠腳踏實地了,因為腳踏實地指的是一種具體的行動力,但那確和她的勇於投資在生財工具中並不相悖。

(3)  捨得讓利。當茉莉由洛杉磯轉戰紐約,她找來了許多幫手。雖然電影中只是略為帶過,但既然介紹客人的都能獲得一筆優渥的獎金外加抽佣,她後來找來的幾位夥伴顯然也都能得到可觀的收入和分紅。

不只如此,由於茉莉不想要用暴力討債的手法讓人就範,所以許多還不出來的賭客,茉莉可能也就把上百萬的賭金就這樣算了。因為她很清楚,要讓生意經營下去,她需要的是更多願意來一擲千金的賭客,因為有人來賭才能成局,收回壞帳並不是她生財之道的主力。


片中有另外一個叫遜布萊德的角色,更是表面上看起來極其願意讓利的一個人。他幾乎每賭必輸,但卻死求活求的也要茉莉繼續來讓他參加賭局,即使他幾乎每個晚上都在當散財童子而把大把鈔票輸了出去。

後來才發現,遜布萊德要的不是在牌桌上贏錢;當他輸了幾十萬美金出去後,他卻因為這些牌局結交了更多人脈,而那些自以為贏了他大錢的人,卻願意幫他把更大的錢吸入遜布萊德成立的空殼基金,而一吸金就是幾億美金的規模。

我不是鼓勵大家去賭博,或是用其他不正當的方法獲利。但我必須提醒大家,這個世界上用各式各樣的方法獲利的人大有人在,「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這句話我是始終深信不疑的。賺錢本身並不是罪惡,而我認為大多數人都想賺錢。因此,當有人把錢送上門來給你賺時,自己必須好好想想,對方到底為什麼這樣做?不是每個把錢送上門的人都是詐騙集團,但當有人硬把好處塞給你時,通常這個人期望的是對他自己更大的回報,不可不慎。

反過來說,難不成「讓利」是種不好的行為嗎?許多正當生意的經營者、有的甚至都已經是上市上櫃的規模了,卻把「讓利」這件事視為天方夜譚,每天都在將本求利的苛刻員工、顧客、甚至耗用整個社會資源。也許這些人全都滿口仁義道德,但在我看來,他們可能比許多犯罪者造成的負面影響更大;他們一開始就全是只求賺大錢的黑心經營者嗎?也許不是。但當他們選擇將本求利的一毛都不能少賺時,他們很可能就會開始從每一個人乃至整個自然環境上開始摳出錢來了。

(4)  企圖旺盛。茉莉和《攻敵必救》中的絲隆最大的共通點,或許就是她們的企圖心旺盛,總是希望自己能夠掌控全局,而且能在每種不可能的情況下扭轉劣勢。企圖旺盛可能是個比較好聽的字眼,講的難聽些,就是野心勃勃。

為什麼我把上面4點稱為茱莉布魯「表面上」的成功因素呢?就拿企圖旺盛來說吧,她的企圖心的確旺盛,但假如我們真的要剖析一個人的成功,就該更深入了解她為什麼會企圖心如此旺盛,而不只是知道她的企圖心旺盛這件事實而已。


這部片子有兩點特別讓我感觸良多的部分,其中一點就是茉莉的不服輸及想要證明自己。

小時候的她,在爸爸的幾近逼迫的要求下,即使脊椎因為摔傷而必須進行手術,醫生都已經斷言她不能重拾滑雪生涯時,茉莉還是在一年之內就重新展開她的滑雪訓練,而且一路成為一個優異的滑雪選手。

在電影中她用自敘的方式講到這一段時,她並不是用一種娓娓道來的追憶口氣,而是用一種又急又快的方式來講述自己不被打倒的過去。我相信這是編劇兼導演艾倫索金刻意安排的,因為她想呈現的就是一種茉莉不願意被擊倒、也不願意被看輕的特質。


為什麼我有著一種感同身受的感觸呢?因為我自己一路上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不是得到的批評多過稱讚,而是我根本記不起來自己得過什麼稱讚。到了我出社會之後,我甚至變得聽不到掌聲、而只聽到別人對我訕笑的笑聲;有些人努力是因為渴望得到掌聲,當我發現自暴自棄也沒用後,我努力讓自己更好,為的卻是不再被別人嘲笑。

很多人以為我跟我女兒相處得很好,其實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當好一個爸爸。最近幾年,反倒是她成為我心靈救贖的出口。因為你們看到上面的那一段話,就是有一次我看到她太過安逸而不知進取時、脫口而出對她說的。假如我記得沒錯的話,我當時的話應該是:「妳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努力嗎?我不是為了功成名就或賺更多錢,而是希望不要再有人笑我、不要再有人看不起我而已。」她有些被我嚇到了,但我並沒有把話停住:萬一將來長大之後有人笑妳,妳該怎麼辦?妳唯一能做的,只有從現在開始好好努力而已。」

可別以為我是像凱文科斯納劇中飾演的那種虎爸,我還差得遠。事實上,從我女兒出生開始,我的父母長輩就一直質疑我說,小孩子不能誇,我為什麼要經常稱讚她呢?我可以了解我的父母們為何會這樣說,因為我從小就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但我卻一直不喜歡。也許這些批評和責罵有助於培養一種堅忍卓越的個性吧,但我卻希望自己的小孩能過得快樂些,得到她應該得到的讚美,而不是把家庭弄得像公司一樣,連讚美和嘉勉都變成一種有即時目的的激勵工具。

當然,那不代表我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做的更好,但我實在不是子女教養的專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誠實分享我心裡的想法和感覺,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2.  風險本身就是一種成本:整部電影最容易讓人引起迴響的重點之一,就是茉莉布魯寧願面對可能的牢獄之災,以及自己的財產全被沒收而還要面臨鉅額罰款和扣稅,依然堅持不透露客戶到底是誰、以及哪些客戶的相關證據。

伊卓瑞斯艾巴飾演一位大義凜然的律師,原先根本不想接茉莉的案子。但就連這位正派的律師都對茉莉說,妳為什麼費盡苦心保護那些客戶呢?當妳現在一文不名時,他們有任何人跳出來說:茉莉,妳真夠義氣,有甚麼是我可以幫忙的嗎?

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困難。而當伸出援手可能會讓自己招致負評時,會幫忙的人就更少了,而當時的茉莉面臨的就是這種處境。

本篇文章一開始提到的35千元或150萬元的選擇,就是出版商給茉莉的條件:寫下這個案子中的真實人物到底是誰,以及他們有哪些八卦,光版稅之外的權利金就有150萬美金;只願意用代號來稱呼那些還沒曝光的大咖?對不起,權利金就只剩下35千元美金。

當開庭時,律師皺眉質疑茉莉何不換套樸素點的衣服時,茉莉直率地跟她說,她的所有財產都被扣押了,她除了身上那套衣服,已經沒有其他衣服可換了;當律師請她先出去吃個晚餐再回來時,她口袋中的錢連在路邊的熱狗攤買份熱狗都不夠,而只能吃個蝴蝶脆餅。

當你衣食無虞而生活無慮時,說要堅持理想而不為五斗米折腰容易;當你若想像茉莉布魯一樣,財產全被沒收了,還得面臨總額高達220萬美金的欠稅和罰款,你還會為了自己的原則向150萬美金說不嗎?

茉莉做到了,而這也是為什麼這個故事會被搬上大銀幕。當律師質疑茉莉的決定時,茉莉幾近嘶吼的對律師說:你以為我是因為在乎那些人,才決定這樣為他們犧牲嗎?我在意的是我的名字,而除了這個名字以外,我就一無所有了!

你會為了你的名聲而放棄一切嗎?萬一一個靠著賭局牟利的人,都願意犧牲一切來捍衛自己的名聲,背後的信念顯然強大的莫之能禦。

從《攻敵必救》的絲隆,到《決勝女王》的茉莉,兩個角色的個性和特質並非全然相同,但潔西卡雀斯坦卻飾演的恰如其分而令人動容,在我的心中,這兩個角色的共通點是她們無比強大的信念,以及她們為了自己的信念而願意犧牲的勇氣。若說潔西卡雀斯坦是當代的信念女王,那可真是當之無愧。


然而,就茉莉布魯這個角色而言,雖然我們會讚揚她對自我信念的堅持,但我必須從商業角度來說,很多人經常忽略了兩件事:一個是賺進營收不代表就有商業頭腦,另一個則是風險的本身其實就是一種成本,高報酬率的投資肯定帶有高風險,而如何能降低風險的本事,其實就能轉化成這個生意的收益。

我正好有位朋友、也恰好是位女性,雖然不是以賭博維生,但她的事業經營卻讓我想起《決勝女王》中的茉莉。

當生意順風順水時,這位女性朋友的收入真可以用日進斗金來形容。面對朋友或廠商三不五時的倒帳、而且都是動輒以百萬元(幸好是台幣而不是美金)的倒帳,她總是樂天的聳聳肩就算了,樂觀的告訴自己錢再賺就有。

她的確有賺錢的本事,她的正面樂觀特質更可以說是好人一枚,但賺錢不代表就有商業頭腦,而她的生意後來也江河日下,在誤信人言而財務槓桿操作不當的情況下,她的財產就這樣散盡了。

她對所謂的「朋友」是相當有義氣的,但朋友告訴她某些投資的「好康」時,她總是想著,「像我這樣對大家都那麼好的人,怎麼會有人來騙我呢?」我之前勸阻不了她,但我希望藉這個機會把我的想法分享給大家:你不應該把自己的命運寄託在「對方『應該』不會騙我」,而是在能證實對方說的是真的之前,一律假設對方說的都是不正確的

為什麼呢?難不成是我對人性那麼沒有信任,然後假設每個人都會騙人嗎?

我不覺得人性那麼醜惡,但我的經驗告訴我,即使對方不是為了貪圖自己的好處而刻意騙你,他也很可能因為自己的立場而無法告訴你實話;更有一種狀態,是他根本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錯的,但他還是口無遮攔地讓你信以為真。

因此,對我來說,我從來不去找對方為什麼會騙我的理由,而寧願把精力花在我為什麼應該要相信對方所言的證據。秉持著這個原則,我賺的遠比那位女性朋友來得少,但我賠的也比她少得多。

在《決勝女王》中,茉莉因為不懂風險管理的重要,所以當她得罪了很多牌咖其實是因為這個人而來的玩家X(有人猜得出來這位好萊塢巨星是誰嗎?)時,茉莉在洛杉磯就混不下去了,而她只好到紐約另起爐灶。

到了紐約後,茉莉靠著自己的手腕和不服輸的堅持,把生意做得比原來還大,但接下來幫派想要來分一杯羹,不知道怎麼處理而就索性不處理的茉莉,不但被人闖進公寓毒打一頓,現金和珠寶也都被搶走了。

茉莉有了賺大錢的本事,接下來就要知道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當你的錢賺得夠多時,總有其他人馬會想要來分一杯羹。你若天真的以為自己乖乖繳稅並奉公守法就行,你就是不知道生意本身一定會有風險的成分,而且每樁生意都是如此。

3.  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但卻應該珍惜每個愛自己的人:凱文科斯納飾演是一個對子女要求甚嚴的虎爸,而茉莉的一生顯然都在和這個爸爸對抗。畢竟,有多少爸爸會對自己年幼的女兒說:「告訴我『累』的同義字是什麼,我就讓妳休息」?而當年幼的茉莉懂得回答說,「『累』的同義字就是『弱』!」,然後主動要求自己要再練一遍時,妳可以知道她被爸爸影響的有多深,而且她那股不達目標絕不認輸的性格是從哪來的。

但是,這樣的性格真的是好嗎?獻給所有認為小孩不逼不成器的虎爸虎媽們,你們的小孩或許會比別人的小孩發展的更好或更優秀,但你們的小孩未必會比其他小孩快樂。假如茉莉不是被訓練得如此好強而不認輸,她會不會在牌局經營中一次跌倒就氣餒了,但是反而因此學乖而擁有另一個不同的人生?我們無法回答這些假設性的問題,正如我們無法幫我們的小孩決定他們想要什麼樣的人生一樣。

對茉莉來說,她無疑的是個才華洋溢而做什麼都有絕大機會成功的人,但身為家中長女的她,另外兩個弟弟無論在滑雪或在之後的學業及事業上都更成功,讓她從小都覺得爸爸偏心而不是滋味,這也是為什麼她一直不斷的在追求肯定。

父母對我們每個人都影響很大,而我從來都不認為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因為哪個父母敢肯定自己對家人的所作所為都是對的?我對自己當別人的父母沒有這麼大的信心,我也不會拿這樣的標準來期待我自己的父母。

也在家中排行老大的我,其實對茉莉的那種感覺相當能夠體會。許多人問我為什麼不生第二個小孩,我和我太太不認為自己的答案肯定是對的,但我們兩個都有同樣的想法:我們只想愛這一個女兒,而我們擔心第二個小孩會讓我們分心、甚至瓜分我們對長女的愛。請所有生了第二個甚至更多小孩的人不要貿然的指責我們想太多,我和我太太都來自一個不只一個弟弟或妹妹的家庭,而我們的感受當然來自於我們的實際經驗,所以請不要用自己的成功經驗去揣度別人的生活現實。

我的原生家庭絕對不是最糟的家庭,因為我知道很多家庭根本是一個無愛的組合,即使父母對小孩也是。當每個人都覺得描述一個無愛世界的《血觀音》很可怕時,其實那個故事並不是幻想而已。


茉莉的爸爸是個心理學教授,當他出現在溜冰場旁、用3分鐘完成對茉莉3年的心理輔導時,那是片中最感人的一幕。他無疑的是個不近情理的嚴父,而且本身也有許多缺點。但當那句「想要衡量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愛,就像要他臆測宇宙大小一樣的困難」從他口中說出時,我相信每個父親都會想要回家擁抱自己的女兒,因為我們能因為這句話而讓自己想要當個更好的父親。而當凱文科斯納聽到自己的女兒被黑幫毒打時,他咬牙切齒的吐出,「我要找人去打那些混蛋,我要叫他們十倍奉還,」然後就忍不住落淚了;這時,坐在我旁邊的太太也忍不住啜泣了。她自己也是父母的女兒,也許此時她想到的正是父母對自己的好吧。

作為長子的我,到頭來也才發現,我也是一輩子都在追求父親的認同,而且希望能獲得父母更多的愛。

人生有很多願望,不是靠著努力就能讓夢想成真,我也不例外。我的生長環境讓我成為今日這樣的人,我要為自己的缺點負責,但我也必須誠實的說,若不是這樣的生長環境,我可能也無法讓自己在人生的許多時刻出類拔萃。我不見得有機會選擇,但我也沒有什麼好埋怨的。

潔西卡雀斯坦(右)和現實生活中的茉莉布魯本人(左)

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正如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環境一樣。但是,當我們能為自己開始做主的那一刻,我們可以決定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而且努力讓自己成為那樣的人。

假如你還不知道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讓自己成為一個有能力愛人的人吧!珍惜每個愛自己的人,也為每個自己所愛的人付出,你會發現,人生有許多事物比金錢財富更貴重,也比功成名就更能證明自己的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