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14年的等待果然值得!《超人特攻隊2》(Incredibles 2)讓人感動的不只是家庭價值的再塑造,更讓我們體認了接納的重要

暑假到了,看過《超人特攻隊2》了嗎?


只要搜尋《超人特攻隊2》的影評心得,大概不難看到諸如「14年的等待是值得的!」此類的評語。是的,從《超人特攻隊》第1集推出、到第2集登場的今天,整整相隔了14年。然而,時間顯然無法沖淡大家對這部動畫片的期待,《超人特攻隊2》在美上映才剛過2週,單單美國國內票房就已經衝破4億美金。我們一家三口去看完後,除了笑點滿載之外,更覺得緊張刺激而目不暇給,別說小孩了,連身為大人的我們也感到毫無冷場。每年都有許多動畫片、每年也都有許多續集電影,但能像《超人特攻隊2》那麼好看的續集電影,真的不多見了。

對導演布萊德博德來說,這部讓影迷等待14年的作品,已經超越十年磨一劍的程度了。假如你在看第1集時只是8歲的小學生,現在的你可能已經在慶祝大學畢業了。在這14年之間,布萊德博德還被找去當《不可能的任務4》的導演,當時我不由得詫異:怎麼會找一位動畫片的導演,去導一部真人電影、而且是一部不容搞砸的知名系列大製作呢?後來,《不可能的任務4》依然票房告捷,但起碼對我來說,那並不是這個系列中最成功的一部作品;後來布萊德博德又繼續執導真人電影,但喬治克隆尼主演的《明日世界》卻成為一部讓電影公司慘虧的電影。超過9000萬美金的美國國內票房其實還不算差,我自己也覺得《明日世界》其實還蠻好看的,但相較於19千萬美金的製作預算,布萊德博德執導的第二部真人電影絕對算不上成功。但我覺得這兩部真人電影讓這位導演從過程中吸納了更多足以運用的元素,當他回歸到他更為擅長、也更具有主導權的動畫領域時,《超人特攻隊2》就完全超越了動畫片的範疇,不但能化繁為簡的說出一個讓小孩子也能充分理解的故事,而且把娛樂元素運用得更出神入化,讓不分年齡的各個觀眾都更能投入。

假如只是好看,那還不會那麼讓我大聲叫好;《超人特攻隊2》在提供了絕佳娛樂價值的同時,也同時包含了許多值得被正視的正確理念,尤其以一部會讓許多小孩與父母共同進場的電影來說,這種成就真的讓人激賞。

1. 誰說一定要男主外女主內?在《超人特攻隊2》中,有超能力的「異能者」還是於法不容,但一對富豪兄妹有意協助進行修法遊說,但他們為了形象塑造的原因,卻只需要彈力女超人出馬。但彈力女超人是位三個小孩的媽,最小的小傑(即使現實世界中的我們已經過了14年)還是個嬰兒,這叫她怎麼能放下心出去工作?

更讓人擔心的是,一直以來喜歡成為鎂光燈焦點而當家作主的超能先生,心裡會不會因此而不平衡?他又願意/ 能夠承擔起照顧三個小孩的重責大任嗎?

很高興有一部電影能探討如此重要的家庭及性別議題。誰說一定要男主外、女主內?不僅是夫妻雙方,這個社會能夠用更平等的眼光來看待追求事業成就的女性,以及樂於當家庭主夫的男性嗎?

我之前有位女性同事,她後來榮升大中華區的HR主管,舉家從台北遷往上海。當時他先生原本在台灣也有份理想工作,但為了這個舉家遷往中國長期定居的決定,他毅然決然地辭掉了他的工作,只為了讓小孩在異地成長的過程中有人可以專心照顧。

在別人眼中,這或許是一種犧牲吧。但我曾經在上海拜訪過他們一家,當時正在就讀高中的那個兒子,禮貌懂事到讓我大為讚嘆的程度,雖然那時我的小孩還很小,但我當場向他們請益,該怎麼樣才能把小孩教得那麼懂事?他們夫妻倆很謙虛地跟我說,在大陸優秀的人才很多、競爭也很大,他們不敢要求小孩成為智力或成績上的第一名,但一直朝著要成為道德品格上的第一名去做。他們說的很客氣,但我卻那個小孩身上看到了一個成功的實例。我也相信,中間的過程絕非他們輕描淡寫的那麼簡單,肯定是他們做父母的願意在家庭和親子關係上付出了一份心力,而小孩自己也懂得努力所致。

其實,我自己也有個類似的例子。

有一陣子,我在一家知名跨國公司擔任亞洲區的業務及行銷主管,除了定期回歐洲的總公司報告及參展之外,我多半時間都在亞洲及紐澳的許多國家間飛來飛去,中間即使回台灣過個週末,我可能也有一天以上的時間都在睡覺或休息。常常連回去見個父母,也都是打個招呼之後,接下來就直接在沙發上倒下去呼呼大睡;等睡醒了之後,就跟父母道聲再見,連聊天報告近況都沒有說上幾句。

後來,我太太在一家科技大廠的職務有所變動,除了負責台灣的相關業務之外,也要兼管大陸。雖然大陸的三個廠都各自有專屬的同仁負責,但她還是得每個月都飛去大陸視察並了解當地運作情況。

當時,我們的女兒還在剛進幼稚園的階段,而我們又不希望把她託給其他親友長輩。當我和我太太待在台灣的時間愈來越搭不上時,我做了一個可能讓許多人即使以今日更為開放的標準都訝異的決定,那就是我決定放棄空中飛人的生活,改回台灣另覓高就。

雖然我回台灣後還是到了另一家知名企業擔任總經理,但其實純以頭銜或負責的範圍來說,當然遠不如一家全球龍頭的亞洲區主管那麼吃香。許多職場上的點頭之交都覺得我瘋了,覺得怎麼會有人放棄這樣一個大好的工作機會,尤其又是在我戰績彪炳到少有人能及的時候?

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我自忖我無論到哪裡都能找到一份工作,但老實說,那時的職場要讓女性主管出頭天的比例不是那麼高的,對我太太來說,她或許等了很久才有那樣的一個機會。小孩不由自己顧從一開始就不是我的選項之一,所以假如我們兩人之中一定要有一個人選擇改變或放棄的話,那顯然以我比較適合。我們也沒有經過太多的討論,所以這也不是一個溝通的結果,因為我太太肯定也會希望以我為重,但我從來不願意她為我或這個家庭而犧牲,因此我只是單純告訴她,那份工作我做的也厭了,就讓我回到台灣來,花更多時間陪我們的小孩吧!

或許有些朋友看到這篇文章時會說,「回台灣來也還是當個總經理啊!錢又沒少賺,你哪有什麼犧牲?」會講這種話的人,可能本身不太具有高階主管的經驗,因為從當時我做了那個決定之後乃至現在,我經歷過的人情冷暖可能超過許多人的想像,但我卻也只能慢慢習慣,為自己的選擇甘之如飴。

這也是為什麼當我看到《超人特攻隊2》帶到這個主題時,雖然電影刻意用輕鬆詼諧的方式包裝,但我卻很能感同身受。


我可以很驕傲的說,我大概是周遭少數身為爸爸的男性朋友中,從太太做完月子而返回職場上班後,連續幾年都是由我每天趕著上下班去接送小孩到托嬰中心去;大概一直到了最近兩年才終於不是,但之前我女兒多數上下學的日子都是由我自己接送、而不假手我的太太或其他親友。作為一個爸爸,我也非常幸運,我女兒學會游泳、騎單車、籃球運球的那一刻,我都參與其中,而不是聽人轉述;就連她第一次開口說話的那刻都不例外,而她會說的第一個詞就是「爸爸」

其實,就連我現在選擇當個針對企業授課的職業講師,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也是由於我想多花一點時間陪我的女兒。正如每個父母都知道的,當小孩長大後,我們能夠在他們身邊陪伴的親密時光也就愈來愈少了。即使到了不同的公司,我也不斷發現,當我到了一定的職等階級之後,我的工作就會是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那是我持續打造佳績和屢破紀錄的關鍵,但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於是,我選擇來當個職業講師,因為起碼每天講完一天課就可以回家,而我也可以更自由而有彈性的安排我的工作時間。

聽起來很棒,不是嗎?但在我來當講師的第一年,就跟許多講師一樣,很少人會願意給一個沒什麼授課經驗的人機會。當我每次牽著女兒的手走在社區中,鄰居或警衛見到我都會客氣的問,「鄭先生,今天休假啊?」我當時心裡真的感到相當慚愧,因為接不到課程邀約的講師、還算是個可以能跟別人講自己在「工作中」的講師嗎?

每次去學校接女兒,又或者是去學校參加不同的活動,可以看到都是一群媽媽或爺爺奶奶們在現場,我這樣年紀的一個爸爸出現在那裡,即使不見得聽得見別人說些什麼,但我可以猜想,老師或其他小孩的家長或許會想,「那個爸爸是不是一直沒工作啊?怎麼失業那麼久?」只是我太過敏感嗎?事實上,女兒的同學、甚至老師果然都有私下問她說,「妳爸爸到底在哪裡上班,怎麼每次都是他來接妳?那妳媽媽呢?」這樣的情況,即使場景換成我們在假期去參加許多營隊、或去觀光工廠參訪,也都不斷發生,而我還是一樣,只能設法習慣並甘之如飴。

我的女兒今年畢業了,終於,在畢業典禮上,她那位這個學期才調來這一班、我其實和他沒講過幾句話的班導師,見到我就很親熱的拍著我的手臂說,「鄭先生,你真的好厲害啊,我本來也只是客套幾句,但這位老師講了一遍還不夠,典禮進行中每次碰到都又講了好些遍,加上我女兒其實蠻調皮搗蛋的,所以我意識到,那位老師不是在稱讚我教女有方,而是在稱讚我本人;於是我把女兒拉到一旁問說:「妳是有跟老師講過我什麼嗎?」女兒一派輕鬆地回說沒有,但接下來又補了一句:「他可能有看過你的部落格吧!」好吧,看來幾年下來的經營是有用的,起碼我不用再跟一堆陌生人解釋我到底為什麼能經常出現在女兒的學校和其他活動中。

雖說如此,我非常能體會那種老婆上班去、做老公的想把小孩和家事顧好,卻容易被人認為是一事無成或沒有選擇的感覺。因此,我很感謝《超人特攻隊2》這部在全球熱賣的鉅片,能夠針對這樣的情節發展出一套具有正面價值的故事,因為男主外、女主內早該是過去式,每個人都可以有屬於自己的選擇;說到底,根本沒有什麼犧牲不犧牲,也沒有什麼誰為誰犧牲,重點是如何讓一整個家庭以及所有成員更好而已

 

2. 影音刺激和簡單化的背後:不只是動畫片,包含許多超級英雄電影也一樣,想要讓一部這樣的電影成功,關鍵還不是讓英雄有多麼所向無敵(《正義聯盟》請不要自己對號入座),而是是否能塑造出一個成功的反派。克里斯多福諾蘭堪稱經典的《黑暗騎士三部曲》,正是一個反派甚至比主角蝙蝠俠塑造的更成功的範例。

在《超人特攻隊2》中,這個反派就是螢幕魔人,一個能透過各式各樣的螢幕發送訊號,進而攝住觀看者心神而讓對方完全聽從號令的神秘人物。

藉著反派之口,本片有兩句發人深省的台詞:「你們是想利用刺激物取代真實生活經驗的產物。你們不交談但看脫口秀、不玩遊戲但是看遊戲節目,旅行、感情、冒險,任何有意義的經驗,你們都不參與,只會遠距離觀賞。」、「你們只是想看著超級英雄面對著你們懶得處理的問題。吃著零食,想要當個永遠安全、永遠被動、永遠飢渴的消費者!」


這是我佩服布萊德博德這部電影的另外一點,這樣一部好萊塢味濃厚的電影,居然膽敢直接挑戰觀眾、甚至當代的多數民眾對於電視電影娛樂的品味及看法;當超級英雄在大銀幕上滿天飛,我們究竟追求的只是單純讓頭腦放鬆的娛樂,還是我們根本想讓這些電視、電影、或很多不同媒介上的視訊乃至遊戲,麻痺我們的神經,只因為我們根本不想對現實生活中的困擾和痛苦太過認真?

更進一步來說,就像台灣最近也相當流行的懶人包一樣,到底是我們期待一種新方式的資訊整理和呈現,還是我們希望有人可以幫我們做個摘要式的思考?事實的真相與否或細節並不重要,我們只需要找個和我們立場相同(或甚至只是看得比較爽)的懶人包就行?

剛剛才有一位朋友用私訊跟我在聊,大概就是因為之前正好是【一談就贏:實彈談判思維】的報名期間,他有朋友問他說,不只是【一談就贏】這個課程值得報名,而是「學會談判真的有用嗎?」

我們交換了一些很有趣的意見,我相信他本人之後也會透過別的形式來談另一個更宏大的議題,但且容我也藉今天這篇單純回應上面這個「學會談判真的有用嗎」的問題:假如你只想被動的面對挑戰、你覺得追究細節或來龍去脈太過麻煩且沒有必要,甚至我可以簡單的話,當你對你自己的現狀沒有任何不滿,那別說【一談就贏】了,我覺得你來學談判也是浪費時間。

就在一個禮拜之內,我另外收到兩位朋友的私訊,兩位都是在目前的工作上發生了重大困擾,而他們希望請教我該怎麼辦。以這兩位來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們今天所遇到的困境,其實就連身為局外人的我在早半年之前就都看得出來了,但他們直到現在幾乎退無可退之際,才想著如何靠談判來翻身;我必須要誠實的告訴各位,萬一你錯過了最佳時機,之後純靠談判技巧來應戰,也只是困獸猶鬥而已,就算真能談成什麼,不但風險會大幅提高,而且你可能會在過程中,付出一些你若早點掌握主導權就不用付出的代價。

我真正想回答的,並不是學好談判或學好任何事情到底有沒有用,而是當你若也看完《超人特攻隊2》後,你不覺得現實世界中可能真有螢幕魔人這樣的人物存在嗎?當你把資訊的接受乃至詮釋的主導權那麼輕易就交給外人時,你不感覺毛骨悚然嗎?


3. 接納才是找到真正解答的開始:大概從之前的《守護者》乃至之後充滿變種人的《X戰警》系列,對於那些具有超能力的「異能者」有此一說,指的其實是那些非我族類的LGBT(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的英文首字母縮略字)

走過一個對同性戀中難以接受、甚至對其有所恐懼的時代,也許現在有不少年輕人根本很難想像,當初整個社會對LGBT是多麼難以接受到打壓和排斥的程度。

再仔細想想,豈止LGBT?人類對於所有非我族類的抗拒及恐懼,其實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斷在發生;也許針對的是少數族群、也許針對的是底層階級,或者像今天的美國一樣,針對的可能是所有外來移民、或大美國主義下某些特定族群所討厭的所有人。

只有大環境才是這樣嗎?會不會我們的生活中也經常發生這種狀況:一個發展比較另類的學生、一個經常有不同意見的同仁、或只不過是不想同流合汙而加入主流團體的一份子,他們接下來會面對的不只是排斥及打壓,更可能是抹黑和層出不窮的打擊。那種想要將人致於死地的作為,原來不是來自於憤怒、也不是真的己身利益受到多麼嚴重的侵害,而可能只是單純地出自於對方和你我不一樣而已。

雖然在這篇文章中就已經說了許多遍,但我真的很感謝有《超人特攻隊2》這部電影的問世。它能用一種童趣般的敘事手法說出許多殘酷的事實,但是又能給我們一個正面而問題終能得到解決的重要啟示,那就是無論有多少不同和誤解,選擇接納才可能是為許多問題找到解答的開始

只有電影裡的那些超能英雄才是如此嗎?讓我們再仔細看看,即使對超能先生和彈力女超人組成的這個家庭來說,從第1集乃至這次的第2集,不也是父母願意接受小倩、小飛、甚至最小但幾乎是個超能力萬花筒的小傑三人具有超能力之後,而且願意讓他們運用超能力來團隊面對敵人時,他們才能化險為夷?


就拿超能嬰兒小傑來說吧,超能先生疲於奔命的日夜照料,但還是不得其法而幾乎連自己都撐不下去;最後找上了原本也打算把他們拒於門外的衣夫人,但衣夫人反而一見到充滿各式各樣超能力的小傑就眼睛一亮,就近照料並研究了一晚之後,馬上對症下藥的找到能夠更妥且掌握小傑超能力的設計。

換到現實人生中,道理豈不相同?光是排斥和拒於門外是沒有用的,只會讓衝突和麻煩愈來愈大;當我們願意展開接納的第一步,接著再進一步的深入了解對方,我們才可能為彼此間的關係展開新的可能。

就連在片中的反派身上,也可以看到相同的道理(以下大劇透)

後來發現,超級大反派螢幕魔人,居然是富豪兄妹中的妹妹伊芙琳。同背景同樣是支持超級英雄的父母被闖入家中的匪徒殺害,但哥哥溫斯頓因此終身矢志要設法讓被法律限制而轉入地下的超級英雄重見天日,而妹妹伊芙琳卻暗中策動陰謀而要讓超級英雄永無翻身之日。中間的片段有個關鍵,當妹妹想要對父母之死提出不同意見時,哥哥馬上伸出手喝止了她的發言,進入了一種就是不願意繼續再聽的模式。試想,在兩兄妹那麼多年的成長過程中,這樣的爭論反覆進行了多少次?我們或許從結果論可以很容易就把妹妹判斷成壞人,但假如在這些年的過程中,哥哥做的不是喝止並單方面的希望妹妹接受他的主張,而是願意傾聽了解、和適度的交換與妥協,有可能最後論落到這麼極端的下場嗎?


在我們的工作或生活中、或者就在我們自己的家庭裡,我們一定會遇到許多不同的主張,對方甚至不是只會表現出堅決的反對,而可能是敷衍的說「好」但實際上卻充耳不聞;我們若只是一意孤行的就這樣蠻幹下去,真的一定會有好結果嗎?會不會你認為意見與自己不同就是不對的這些人刻意會讓結果搞砸?我想在你我的工作或生活中應該都不乏這種例子。

因此,當我們在這點的開口提到「接納才是找到真正解答的開始」,這個「接納」指的不只是接納不同的群體或個人,而也包括了接納不同的想法和觀點。我不是希望你接受或甚而屈從所有人的觀點都凌駕於自己之上,但好歹先從傾聽和願意接受「有不同意見的存在」這件事開始,很多原本無解的問題才可能找到另一條解決途徑。

比照許多其他的皮克斯電影,《超人特攻隊2》正片開始前,先播放了一部叫做《包子》的短片。這部短片的導演是一位華裔女性石之予,內容充滿了濃濃的中華文化傳統風味。我一位久居美國的朋友在她的臉書上這樣說,做為一個亞裔的女兒及亞裔的媽媽,她看到這一段真是百感交集;而她的另一位朋友留言說的更直接,因為她和她的先生就在她們的小孩身旁邊看邊哭。


雖然有著文化差距,但《包子》和《超人特攻隊2》的正片一樣,都呈現出一種濃厚的家庭價值觀。

《包子》中的媽媽對兒子愛的無比濃烈,但當倆人漸漸無法溝通之後,做出的就是一種讓雙方都會後悔且彼此受到傷害的決定。

無論是親子、夫妻、甚至只是同學或朋友之間,不但意見和想法不同,就連立場和利益也可能會不一致。在這種時刻,我們一定只能選擇和對方一番兩瞪眼的接受我們的主張不可嗎?或許,試著接納對方、讓自己接納更多不同的可能性,雙方才有彼此相互修正的可能。


誠心推薦這部值得一看的好電影,也希望大家看完之後,除了心曠神怡的爽快之外,也能從這樣一次觀影經驗中,學習如何能讓自己的生活更沒有無謂的遺憾。


延伸閱讀之一:《可可夜總會》(Coco)──讓生命中許多愛我們的人和我們愛的人,都能為了我們快樂又驕傲

延伸閱讀之二:《淑女鳥》(Lady Bird)──為什麼我不能像個影迷般好好欣賞這部難得佳片就行?做為一個爸爸,我愈看愈覺得心驚膽跳….

延伸閱讀之三:從相信自己到重視自然,三點值得你帶小孩去看《海洋奇緣》(Moana)的理由

延伸閱讀之四:不只教小孩才應該看的「成長型思維」(growth mindse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